754、他只是一個人的師父而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香草等人是沒見過陳無敵的,所以看到陳無敵也不知道是誰,只是,那十一個人的尸體卻無形中讓他們有些驚疑不定。

要知道這十一個人一路殺到這里,數百個火種公司的人都攔不住他們,可他們卻死在同一個人手上了。

換做香草、程羽,他們絕對沒有把握毫發無損的瓦解這火種公司的最后防線,即便火種公司在圣山中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

不過香草看向李神壇、任小粟、楊小槿、羅嵐等人,好像他們都認識面前的這個年輕人,也早就知道對方會出現在這里似的。

“這人誰啊?”程羽小聲問道。

結果一個理他的人都沒有,倒是李神壇主動開口對面前的陳無敵笑道:“我很好奇,這地上的十一個人似乎非常了解這里的布局,難道是你們火種公司內訌了嗎?”

“家務事,就不勞你費心了,”陳無敵說道:“還是先想想自己的處境吧。”

說著,陳無敵睜開眼睛看向李神壇,而后一一從在場所有人身上掃過,任小粟緊緊盯著對方,可這陳無敵的目光在他身上沒有絲毫多余的停留。

這一刻任小粟終于心中嘆息,這不是陳無敵,甚至連陳無敵的記憶都沒有,只是擁有了陳無敵的基因而已。

是啊,火種公司的復刻技術再厲害,又怎么可能連記憶一起復刻呢。

所以,對方只是空有其表罷了。

但任小粟想不通一件事情,陳無敵明明是因為妄想癥的緣故,才會以為自己是齊天大圣轉世,從而開啟了自己的能力。

對面這個盜版的陳無敵明明是個正常人,為何也會與陳無敵擁有相同的能力?

火種公司手里,到底還掌握著什么詭異的技術?

這時,香草忽然問道:“你就是火種公司的T6嗎?”

陳無敵沒有情感的看向香草:“火種內部本就沒有T6這樣的級別,到了我這種層次,已經不再需要級別來定義了,我就是陳無敵,是獨一無二的。”

然而李神壇忽然打斷道:“你也叫陳無敵?這不行啊,重名了。”

在場所有人中,恐怕李神壇就是最輕松的那個人了,他好像一點都不害怕面前的陳無敵一樣,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悄悄的站在了任小粟身后。

卻聽面前的陳無敵說道:“重名?你是說那個傻子嗎,為了救別人,結果讓自己也隕落了。明明可以成為真正的神明,卻因為凡人而隕落,果然是個傻子。此后世間,陳無敵只有我一人罷了。”

“你還是改個名字吧。”

這句話異常突兀的響起,王蘊等人愕然的看向說話者任小粟。

陳無敵這個名字,就像是惡魔耳語者李神壇一樣,作為諸神崛起時代里的唯二半神,怎么可能有人沒聽說過?

但在傳說中,陳無敵還有一位少年師父與慶氏交好,與張景林相識,這都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在陳無敵隕落之后的時光里,這位師父好像突然從人間消失了似的,再也沒出現過,于是漸漸被人遺忘。

有人說這個師父也不過是陳無敵自己認的,陳無敵一身本領也跟這位師父沒有太大關系。

所以,好像這位陳無敵的師父并沒有什么值得被人銘記的地方。

但任小粟并不是沒有出現,而是見過他的敵人大多數都死了,知道他的朋友,則都保持了沉默,慶氏與178要塞都早已將任小粟的檔案列為了最高機密。

現在,王蘊聽到任小粟突然發聲,他腦中無數的回憶就像是一塊破碎的拼圖一般,迅速凝結成一塊完整的線索。

陳無敵的師父,就是眼前這位少年。

那線索里有西南戰爭,有西北戰爭,還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卻都因為一條線全都串聯起來了。

每條線索里,都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少年,但王蘊堅信對方始終都在。

所以羅嵐才會把對方當做大腿,所以大忽悠這樣的隱藏高手才會唯對方馬首是瞻,只有這樣,才解釋得通。

那復刻的陳無敵看向任小粟說道:“我能請你重復一遍剛才說的話嗎?”

任小粟重復道:“你還是改個名字吧,叫做陳六耳、陳獼猴,都無所謂,但就是不能叫陳無敵。”

復刻體陳無敵并沒有動怒,只是沒有絲毫情感的打量著任小粟:“我明白了,你就是那個傻子的師父吧,可我為什么不能叫陳無敵呢?”

“因為你不配。”

陳無敵之所以是陳無敵,因為他就是那束光。

因為那束光,陳無敵才會成為這世間的齊天大圣。

有光明的因,才有了光明的果。

可火種公司復刻了基因樣本,卻沒有復刻對方的精神意志,他們略過了超凡能力出現的起因,卻復刻了結果。

這讓任小粟不能接受,因為在他心里,陳無敵是獨一無二,連同陳無敵幻想出來的齊天大圣,也應該因光明而存在。

既然心中沒有光明,那你便不配擁有這一切,你自己主動改名也可以,如果還不愿意的話,那就讓我來幫你改。

復刻體陳無敵似是不想再浪費時間了,他淡淡說道:“你所執著的,不過是凡人的煩惱而已,一起上吧,死人就沒有煩惱了。”

可是,復刻體陳無敵說完之后,卻發現李神壇、任小粟連動都沒動。

其他人見李神壇和任小粟都沒動,于是也等待著別人出手。

陳無敵問道:“怎么,怕了?死亡不過是一種宿命,每個人都會經歷,你們也只是經歷的比別人早一些而已。”

李神壇搖搖頭:“你想錯了,我沒動手不是怕,自打我成為精神病以后,還沒從來沒有體會過恐懼這種情感。你口口聲聲說那個傻子那個傻子,我也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聽著總想是在罵我似的,所以我很想打你。而且那位陳無敵和我都在西南的精神病院里呆了好幾年,四舍五入也算是病友了,你這樣說他,我很不開心。”

這時李神壇看了復刻體一眼繼續說道:“但今天我不想跟你動手,因為你今天只能死在一個人手上,他會親手終結你的宿命。”

任小粟緊緊盯著面前的復刻體,他對火種公司無比痛恨。

老許緩緩從一棟建筑后面走了出來,憑空握住了黑色的刀柄,任小粟也一般無二。

追求科學沒有錯,想要用另一種方式來尋找人類進化之路,也沒有錯。

他們錯就錯在,選錯了人。

任小粟不是什么圣人,也不用去考慮未來天下蒼生,火種到底是好是壞跟他沒有半毛錢關系,今天,他只是陳無敵的師父,要守護一束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杭州打什么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今日开 广西快乐十分和值推荐号码 江苏快三技巧 黑龙江快乐10分有什么小窍门 科乐长春麻将二维码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广东11选5牛 最强nba 佰亿配资 上海天天彩选4 陕西麻将手机版免费 欢乐真人麻将血战到底 吉祥长春麻将手机版 个股分析报告范文 快乐12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