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混水摸鱼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zmvhd.club】,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187;?#35760;住【39小说网 www.zmvhd.club】,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035章 混水摸鱼

杨瀚霍然扭头望去,人群后面,?#31449;?#28982;正向前边挤来,鸭子似的抻长了脖子向下探看?#29615;?#30524;神儿一转,看到杨瀚,不禁咂了咂舌头,对杨瀚道:“太可怕了,这是什么妖怪居然敢白昼杀人?光天化日的,怎么真就死了人呢?不会是我一语成谶,这一船人,都是有前世孽缘的吧?”

杨瀚没有说话,他之前没有注意过?#31449;?#28982;,此时自然也无法确定他是刚刚过来,还是一?#26412;?#22312;人群当?#23567;?#26472;瀚从人群中挤出来,顺着舷梯向楼下跑去,此时船老大等人也闻讯跑了过来,一见出了人命,登时?#21040;?#19968;声苦也。

行船人最怕麻烦,可是这一遭却只怕少不得要跟官府中人打交道了。一个水手已经大声叫了起来:“死人啦,命案啊,快报官!马上报官!”

李公甫攥着腰刀,本来以背抵着舷板,一?#26412;?#24789;地左右打量,待见大队人马过来,这才心胆?#29615;牛?#20914;上前去抱起许宣试他鼻息,奈何那水手大呼小叫,李公甫被他吵得心烦,忍不住大喝道:“闭嘴!我就是官府中人!”

那水手看看他一身捕快公服,也不禁一呆,倒是当真闭上了嘴巴。杨瀚健步跑来,凑到李公甫面前,一看他怀中?#25104;?#24808;白,双目紧闭的许宣,忙道:“许郎中怎么样了?”

李公甫兴奋地道:“还好,还好,还有气,刚刚只是吓晕了。”

杨瀚看了一眼旁边那具尸体,因为天气热,那人体内刺出来的冰晶此?#38518;?#22312;缓?#21917;?#21270;,冰水渗着血水流淌在甲板上,稀释了血的颜色,看着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李公甫道:“方才我在舱?#34892;?#24687;,忽听有人大叫,立?#31383;?#20992;冲出来,却不想正见到此人惨死,我这外甥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这死掉的人奇异的死状,我在建康城里是见过的……”

李公甫说到这里,声音顿了顿,语气带上了几分肃杀:“建康府正在搜捕的那个命案真凶,就在我们这艘船上!”

这句话一出口,?#21335;?#39039;时一阵骚动,人人互望,一脸惊惧。李公甫冷冷地吩咐赶过来的三个下属捕快:“徐震,待船到码头,你带他们两个立即封锁了这船,不许任何人上下,联系当地官府,派人配合你们,逐一排查。”

三名捕快大声称声,杨瀚一听却是暗?#21040;?#33510;:“要糟!我现在尚是嫌犯,虽说建康城里已不搜捕我了,可一旦弄清?#23435;?#30340;身份,少不得要抓?#19968;?#24314;康,这可如何是好?”

杨瀚这里正苦思对策,李公甫那边已经掐着许宣的人中施救起来。一会儿功夫,许宣悠悠醒来,甫一睁眼,立即一声惊叫,疯狂地挣扎起来。李公甫连忙将他摁住,大声叫道:“宣儿莫怕,是舅父在此!宣儿,冷静!”

许宣定了定神,待看清是李公甫,便叫道:“杀人了!舅父,有怪物杀人!”

李公甫问道:“宣儿可看清了那人,他是何模样,因何杀人?”

许宣连连点头:“看清了,看清了,不不不,没看清,没看清。”

李公甫眉头一皱,道:“宣儿,歹人已经走了,你不要害怕。”

许宣苦笑道:?#21543;?#20799;不是害怕,实在是……一时说不清楚。”

许宣咽了口唾沫,这才详细解说起来。原来,刚刚他在房?#34892;?#24687;,昨日诊治过的那位教谕身体不适,又来向他求助。许宣替他诊治了?#29615;?#20111;得上次在码头上岸采买的药物中就有适用的草药,便给教谕包了?#29615;?#33647;,送他出来。

许宣正嘱咐他回去后如何煎服,那人突然望着许宣背后一声惊呼,许宣回头一看,就见一人从船舷外冉冉升起,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看体态应该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脸上戴着一个诡异的白色面具,那面具的模样是一个少女,五官眉眼看来?#22856;?#31934;致,只是她在微笑,一直在微笑,可那微笑却并不似活人一般生动,阳光下看来叫人觉得无比邪兴,忍不住汗毛?#31508;?br/>
那位生病的教谕忍不住叫了一声“妖怪”,转身就跑……

杨瀚听到这里,脱口问道:“那人明明就是人的身体,脸上戴了面具而已,那位教谕为?#25105;?#31216;她为妖怪?”

许宣苦笑道:“因为那怪人,是从船舷外边冉冉升起来的。”

杨瀚不说话了,这艘客船很大,他也曾扶栏看过船下河水。这船的吃水线距船舷上沿足有两丈五六的高度,而且船的外侧非常光滑,无处可攀,如果是人,如何能从船舷外边缓缓升起?

许宣又道:“可是教谕唤的这一声‘妖怪’,似乎激怒了那个面具人。只见她伸手一招,便有一道水流自身后河水中?#27493;?#32780;起,游龙一般卷向教谕,教谕吃惊之下一张嘴,那道水流便似活了一般冲进了他的口去,然后,就有可怕的冰刺从……”

许宣打了个冷战,心有余悸地没再说下去。

李公甫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许宣道:“我吓坏了,便大?#23567;?#24555;来人,杀人啦’,那面具人似乎想要向我逼近,我情急之下,一把将还未递给教谕的药包扬了出去,也不知是不是迷了那人的眼睛,就见她退了一步,然后……”

许宣低了头,赧然道:“我从不曾见过这等场面,然后就吓晕了过去。”

杨瀚看了看许宣身边破了一半的药材包,抓起一把看了看,?#20013;?#20102;嗅,对许宣道:“许郎中这药?#27169;?#26377;的已经碾成了面儿?”

许宣道:“是,我这药?#27169;?#21407;本并不是用来卖的,只是想用来?#29616;?#25104;一种药丸。所以?#34892;?#33647;?#27169;?#25105;已经都捣碎,辗成了药面儿。”

杨瀚眼睛一亮,兴奋地对李公甫道:“差官老爷,许郎中曾拿这药扬在歹人身上,此事刚刚发生,那人既来不及清洗头面,也不见得就来得及换了衣服,如果马上去查……”

李公甫一拍双手,叫道:?#30333;?#21703;!那凶手身上必有药味儿!”

李公甫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把腰?#23545;?#24230;拔出鞘,大喝道:“所有?#35828;齲?#23601;站在原地,不得稍动,谁动马上砍了!”

众旅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公门中人既然这么说了,没人敢找麻烦,一时间一层二层,不管是正下楼的还是正扶栏的,亦或是正交头接耳啧啧惊叹的,不但没有一个人敢?#25429;?#33050;步,就连身子都不敢稍动,就跟集体中了定身法儿似的。”

李公甫又喝道:“徐震!”

徐捕快应声赶到李公甫面前,李公甫抓起一把药?#27169;?#20945;到他鼻子下边,让他嗅了嗅,喝道:“一个个查,谁身上有这药味儿,立即拿了!”

徐震的唇角抽搐了几下,李捕头这是拿我当成狗了么?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心中不满,可不敢说出来。

李公甫看了一眼船老大,向他一指,命令道:“先查他的人,若是没有可疑,就叫船老大的人带上兵器,配合你们检查。”

船老大是生意人,最怕招惹官司,连忙唯唯答应了。

“等等!”

李公甫突然?#21482;?#20303;了三个捕快和船老大,目光落在旁边那位提着大勺的厨房管大娘身上,上下打量两眼,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管大娘正心中惴惴,不知这位差官老爷为何这般盯着自己,李公甫开口了。

“这位胖厨娘,我看你的厨下,似乎养着一条黑狗?”

管大娘战战兢兢地道:“是,奴家是养了一条狗,可那土狗蠢笨的很,不会……没学过嗅着味儿找人。”

李公甫大手一挥,喝道:“嗅着味儿找人自?#34892;?#38663;去办。那条狗本捕头另有?#20040;Γ?#20107;关人命大案,你那黑犬,本官征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
qq飞车 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