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一日掌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智先生的眼眶濕潤了。

楚御的一番話,四個字足以形容。

不謀而合。

不只是不謀而合,而是幾乎將他想到的,沒想到的,全部說了出來。

尤其是這細節,包括各個方面,可以說是全部考慮到了。

智先生毫不懷疑,只要按照楚御說的做,用不了二十年,絕對會出現一個比炎黃峰還要強大的特殊機構,專門處理自然事務,一個受到國家管控完全終于國家的機構部門!

智先生看著楚御,就如同伯牙見到了鐘子期,知音難覓相見恨晚!

知音歸知音,可智先生生多疑,別說是他,就是換了任何人都得懷疑楚御的初衷和目的。

“你明明是炎黃峰掌門,為什么要幫助我這個外人?”

楚御早就想好了說辭,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嘆了口氣。

“這一切,都是為了我炎黃峰的好兒女,智先生我問你,你覺得按照外界的展,炎黃峰還能傳承多少年,十年,百年,還是又一個千年?”

智先生愣住了,思考了片刻后苦笑道:“俠以武犯,炎黃峰的弟子雖然在世俗之中只是降妖除魔,可卻也觸犯了不少律法。。。”

頓了頓,智先生小心翼翼的措了下辭后這才繼續說道:“隱門雖然是炎黃峰一家獨大,可卻不是只有炎黃峰一門,不管是十年還是百年,哪怕是千年,任何門派肯定會走到一個盡頭,因為外在元素實在是太多太多了,炎黃峰弟子在世俗降妖除魔被世人所知、貴派山門里有人不守清規戒律、包括國家想要整治江湖門派等等,太多太多的外在因素了,任何一種因素都會導致炎黃峰這種隱門宗派的覆滅。”

楚御重重的點了點頭:“那你告訴我,如果炎黃峰還想再傳承一千年的話,那應該怎么辦?”

“再傳承一千年,智某又不是。。。”智先生先是一臉迷茫,緊接著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望著楚御,目光灼灼。

站起了,智先生沖著楚御彎腰一拜。

“楚掌門遠見卓識,智某欽佩!”

這句夸贊,智先生是真心實意的,沒有絲毫水分。

炎黃峰想要再傳承千年,那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抱上國家這條粗大腿。

而楚御的一切謀劃,其實就是為了抱上這可粗大腿,如何抱,從哪抱,抱到哪,每一個步驟都想好了,智先生甚至懷疑,楚御謀劃這件事的時間甚至比他還要早。

如智先生所說,意外因素實在是太多太多了,用不了十幾年就是網絡信息時代了,現在是交通和交流都不達,可是十幾年二十幾年后呢,東北有人放個把褲子崩下來了,用不了一個小時,廣州那邊都能知道。

一旦炎黃峰某個弟子暴露在公眾之前,那肯定是

全民皆知的新聞。

而且那時候攝像頭滿哪都是,誰也沒規定妖魔鬼怪只能出現在鄉下和深山老林里。

再說了,過幾年開商就和打了雞血似的,開所有能開的地方,別說深山老林了,別人家的祖墳都挖了上百萬個了。

開放商就如同古代的將軍一般,目光所致。。。那必須全是樓盤。

在后世,楚御在南港折騰動靜那么大,不一樣得靠著官方的力量才能封鎖消息嗎。

這只是其一,來源于外部的意外因素,還有其二,也就是來源于內部的不確定因素。

白潔衣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十幾年后或者幾十年后,保不準就會出現一個藍結衣、黑結衣、波多野結衣這樣的野心家。

炎黃峰能夠傳承千年,其實運氣真的占了很大一部分。

古代嘛,大多數時候都是兵荒馬亂的,就是現在也是剛剛和平幾十年而已。

那時候大家都顧著打架,誰有功夫搭理一個江湖門派,再說那時候江湖門派很普遍,而且人們也都信奉鬼神,算是見怪不怪吧。

可現在不同了,別管是這個教派那個教派的,骨子里信奉的都是科學。

炎黃峰不被曝光則以,一旦被曝光,那肯定是被查個里里外外通通透透。

官方肯定不會這么被動,這種況不說引起社會治安問題吧,至少會影響很多固有存在的東西。

要不然上面的領導也不會讓智先生跑炎黃峰來。

智先生感慨萬千,也很慶幸。

慶幸自己碰到的是楚御,而不是其他人。

活了這么大年紀,一打眼一瞅基本上就能夠看出來這人是個什么德行。

剛剛在大之中,有一個是一個,基本上都是不懂法沒遠見的半文盲。

和這群人溝通,就是說破了天基本上也沒用。

還有那白潔衣,智先生如何不知道這老小子打的是什么心思,可是他的沒選。

現在不同了,他有的選,而且還是最好的選擇,這個選擇完全可以說是意外之喜。

他沒理由不詳細楚御,因為楚御的藍圖太詳細了,詳細的就如同用了二十多年才把所有細節都考慮清楚。

“用不了多久我就會下山,到時候我再去國都找你,正好有點事求你辦一下。”

“下山?”智先生聞言一愣:“掌門不是不可以隨意下山嗎?”

“我把掌門之位送給別人不就完事了嗎。”

“啊?”

智先生是徹底傻眼了,本來是不信的,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本能告訴他楚御沒有忽悠他。

眼前這個年輕人,還真的就不在乎這個傳承千年的隱門大派掌門之位。

“可你要是走了的話,那我們的合作。。。”

剛才楚御說如何創建公共事務安全局的

時候,基本上用的都是“我們公共事務安全局”如何如何,所以智先生也學會了,算是一種示好的方式吧,也算是默認了楚御會在其中擔任一個要職。

楚御微微一笑,將楚家血脈后裔的事和智先生大致說了一遍。

智先生苦笑不已,連說怪不得。

不知不覺間,兩個人少了幾分猜忌和防備,智先生也嘗試著問了一下楚御關于勘天卜地之術。

楚御的回答半真半假。

又是忽悠楚至道那說辭,說時靈時不靈,而且還得是其他長老配合,反正想要預知什么很難很難。

智先生信,但也未全信,不過他是聰明人,沒有追問。

“那就這樣吧,我真得去吃點東西睡覺了,要不體熬不住,你回去和你們領導打聲招呼,把大致況說一下,但是最好別提什么勘天卜地之術,原因想來你也清楚,你說了,我否認,你倒霉,對吧,嘿嘿。”

“明白。”智先生哭笑不得的點了點頭。

“完了過幾天我就去找你,咱一起把這個公共事務安全局搞起來,不過我的時間不多,大致整的差不多我就得離開。”

“回炎黃峰?”

“不是,去一趟海外。”

“海外?”

“是的,海外。”楚御的目光,帶著幾分莫名的落寞:“在海外,或許一條可以讓我回家的路。”

智先生站起了,滿面誠摯的對楚御伸出了手。

楚御笑著和對方緊緊的握了一下:“合作愉快!”

“會愉快的,智某,期待與楚掌門的合作。”

“以后叫我小楚就行。”

“好,小楚,以后,你就稱呼我為老智吧。”

“還是老智頭吧,稱老智總覺得咱倆關系多鐵似的。”

智先生聞言哈哈大笑:“沒錯,咱們可得互相算計互相提防,關系可不能太鐵。”

就這樣,智先生對楚御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轉離開了大。

雖然智先生說要互相算計互相提防,可走的卻是義無反顧,雙目直視著前方,而大左側的白潔衣,他卻沒有多看一眼,就好似那望夫石似的白潔衣只是空氣一般。

從這個細節也可以看的出來,智先生完全相信了楚御,或者說是為了楚御給他勾畫的那個藍圖,他愿意賭上一賭!

外部問題處理完了,剩下的,只有內部問題了。

楚御把雙手籠在袖子里,吸溜著鼻涕走到了大之外。

大兩旁,楚至道與百里浪帶領長老站在左側,微微垂手。

后面,則是十二大弟子,低著腦袋看著地,神態恭敬。

右側,只有白潔衣一人,面如死灰。

楚御似笑非笑的望著他,笑容十分值得玩味。

白潔衣沒有看楚御,只是望著遠處智先生的背

影,就那么看著,如同被拋棄的小三一般,如墜冰窟,臉上滿是絕望的神色。

正當白潔衣準備收回目光時,本來已經走遠的智先生又轉走了回來。

楚御微微一愣。

難道這智先生真的如此短視,到了現在還想要把白潔衣帶走?

智先生一臉尷尬的帶著三個兵哥哥走了回來,瞅了眼楚御,訕笑道:“楚掌門,山下有護山大陣,我們也出不去啊。”

楚御:“。。。”

翻了個白眼,楚御對云非攻努了努嘴。

待云非攻徹底帶著智先生走了山后,楚御再次轉頭看向了白潔衣。

“老東西,說吧,你想怎么死?”

“死?”白潔衣就和輸紅了眼的賭徒似的:“你是楚家血脈后裔不假,可是你別忘了,祖訓有載。。。”

“哎呀我知道我知道。”楚御不耐煩的打斷道:“要是沒有正當理由,哪怕我是掌門也不能輕易動長老,要是動了就不能服眾,長老們會人人自危巴拉巴拉之類的一大通廢話,你不用說了,我記的比你清楚。”

嘿嘿一樂,楚御看向百里浪:“廢了這老王八蛋的四肢,扔到后山悔過崖,永世不得來前山,廢除他的長老之位。”

“你。。。你敢,楚御小兒,你為何如此狠毒?”

楚御雙目如刀,望著白潔衣足足半晌這才開了口。

“狠毒?白潔衣,楚彩鳳你可記得。”

白潔衣面露迷茫。

整個山門就倆姓楚的,一個楚至道,一個楚御,哪來的第三個,而且聽著名字還是個女人?

楚御幾乎是咬著牙說道:“就是那挨了你鞭子的女弟子,她原本叫乙九,楚彩鳳是我和百里長老賜的名!”

白潔衣更加困惑了,不由問道:“就是因為那一鞭子?”

“不,不只是!”楚御低吼著說道:“原本百里長老將她留在了后山,結果半個月后,你將她叫到前山,詢問她我和百里浪的行蹤以及常交談,她都照實說了,可是你不信,你以為她有所隱瞞。。。居然。。。居然用戒尺敲碎了她的肩膀,半年,足足半年,她現在連筷子都拿不穩,白潔衣我靠你女馬,她是人,不是畜生!”

楚御的聲音,透著一股子令人心悸的意味。

“別說是你,哪怕就是天王老子,只要在我們楚家的地盤干這種事,我他媽一定搞死他!”

說完后,楚御再也不看白潔衣一眼,而是走到了楚至道的面前:“楚家后人楚御觸犯祖訓,無故囚席一等長老白潔衣,自知罪孽深重德不配位,現將掌門之位傳讓于楚家。。。血脈后裔楚至道!”

楚至道茫然的抬起了頭,袖中的戒尺,無聲的滑落到了地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向上360理财平台 赌博真人棋牌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 国安足协杯赛程 东方红配资 11选5玩法 哪些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上海快三今天开奖号 配资平台 上证指数意味着什么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股票推荐网 下载欢乐血流成河麻将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国盛配资 nba身高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