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敵我不論盡在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必擔心,這……才是我真正該有的樣子。”狗子的聲音,沉穩有力,透明的狀態,就如一個幽靈一般。

“可……”柳青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其他人也很快注意到了狗子的情況,但還來不及一探究竟,頭頂的虛空,出現了一道道水波漣漪,冷笑之聲隨之而起。

“哈哈哈,想不到,觸發此局的人,并非本座手下的鱗選者。現在,恭喜你們,進入本座為你們布置的第一道關卡之中了。”

“圣鱗唯命,凌海盛傳。”

“我等參見鱗主!”

包括薛長風與冰洌在內,所有人虔誠的半跪行禮。

“既在局中,便好好發揮你們的價值吧!”鱗主淡漠的道。

薛長風與冰洌對視一眼,疑問道:“鱗主,冰城怎么會變成這樣?”

“呵!”輕笑,帶著幾分嘲諷。

冰洌忽地臉色劇變,他的身體竟然開始凝結成冰,轉眼,化作了與他先前施展的冰花模樣的狀態,最后的不解厲吼:“鱗主,我……”

轟!

驚爆的氣流,震傻了一旁的薛長風。能量核心,一道湛藍色的鱗片,緩緩升騰,沒入虛空的水波漣漪之中。

“溫養諾久,你的價值,足夠了!”鱗主無情的道。

“鱗主……剛才……”薛長風驚懼的吞了口口水。

“哈哈哈,你們以為,魔鱗惡土吞噬整個雪域的所有力量,為何留下你們?本座需要一些溫養腹鱗力量的容器,所謂鱗選者,終究不過是本座手中的養料。現在,努力求生吧!”

鱗主給予了這些忠誠部署絕望的答案,他們從未想過,一生的信仰,竟會如此輕易的崩塌。

隨著鱗主的聲音消失,每一座冰川都開始了震動,寒流凝聚,冰川核心,各自凝聚出了一朵與冰洌相同的冰花,呈現錐體形貌,穩立眾人面前。

“我們,都被算計了!”狗子冷冷的聲音,打破沉寂。

“你都知道些什么?”一座冰川之隔的月天辰,喝問道。

“哼,無情的手段,倒是令人懷念。”狗子答非所問,微微一頓,又道:“這座擬態領域,是由魔鯨腹鱗構筑而成,類似于魔鱗惡土,而核心,就是剛才那片藍鱗,在這里,我們使出的每一分力量,都會被這片領域轉化吸收,從而匯聚到掌控此地之人的身上。”

“……”眾人震驚無比,劍宗弟子們也是疑惑安全,此刻的狗子,與他們印象中的四師兄,完全不同,就連他那口頭禪‘汪’,都不見了。

“笑話,怎么可能有這種事情!”月天辰不信,一掌轟出,但那原本應該能轟碎萬鈞巨石的擬態掌勁,在脫手不過三米,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收殆盡。

“這……”月天辰臉色微變。

狗子漠然的看了一眼他,眼中盡是嘲諷,仿佛早就知道會是如此一眼。

柳青衣看了看眼下的情況,師兄弟們與沙人們都被分割到了不同的區域。

“四師兄,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狗子既然知道這些,想必也知道該如何解決。

“找到出口,盡快離開這里,否則的話,最終我們都會被困死,直到力竭而死為止。”狗子漠然道。

“出口?”眾人環顧四方,眼前盡是相同模樣的冰峰,卻是毫無出口的跡象。

“妖言惑眾,或許是它在誆騙我們,大家別忘,就是這畜生引發的這場異變,說不定,剛才的鱗主,也是他的手段。”這時候,一位鱗選者憤慨萬分,站出來職責狗子道。

“對!一定是這樣沒錯,城主都不知道此地的變化,更何況這個畜生,一定是剛才那陣閃光,它在暗中做了手腳,鱗主不會拋棄我們!”另一人站起來接口,義憤填膺。

“殺了他,只要殺了他,眼前的幻象,一定會消失掉。”

“……”

轉瞬間,場面變得充滿火藥味,剛剛停戰不久的雙方,一副大戰再起的架勢。

……

而同一時間。

乘著小果凍,追擊著先前的沖擊波而來的楚飛揚,一路行來,海面已經平靜了很多,只是,當他掠過冽海冰城的時候,卻并沒有找到冽海冰城的蹤跡,四周一片蔚藍,波濤磷磷。

“奇怪,按路程來說,這里應該就是冽海冰城了?為何不見痕跡?”

這段時間,楚飛揚已經調息了過來。神識外放,玄靈墨鏡透視鎖定,大海之中,空無一物的死寂。

“嘎咕,嘎咕!”小果凍有些不安的躁動,低吼著。

“你發現了什么?”

“嘎咕!”小果凍搖搖頭,楚飛揚皺眉,乘著小果凍在這附近搜尋百里,除了死寂的海水,什么都找不到。

“或許,狗子他們已經到達玄海瀾城了,事不宜遲,我們繼續前進。”先前的沖擊波,讓楚飛揚擔憂萬分,搜尋無果,便催促小果凍繼續按照預定的方向而去。

就在他離開不久,這片海域的虛空,一道湛藍色的鱗光一閃而逝。

再進千里,橫穿冽海,眼前虛空扭曲,海水中清澈無比,透明的水波中,甚至可以一眼看到數百米下的海床,詭異的情況,令人驚嘆。

這里就是玄海地界,清澈晶瑩,原本三海中的圣潔之海。

“停下!”楚飛揚喝止小果凍,瞬間停在虛空。

“沙人……”他在海面上看到了幾個沙人的尸體,正在海中慢慢腐朽。

“玄靈墨鏡!”啟動玄靈墨鏡,楚飛揚的臉色凝重了起來。這清澈的海水中,居然蘊藏著類似魔鱗惡土般的存在,吞噬著所接觸到的一切能量。

透視之下,他看到了數十里外的海底,一座寶塔形貌的碧藍色宮殿佇立,而在那宮殿之后,卻是一座城市的殘檐斷壁,壯觀非常。

寶塔宮殿附近的海面上,蕩起一道道驚濤波瀾,正有諸多身影正在交戰。

楚飛揚很快就在他們之間找到了釋空霜、莫旦等人的身影。

“其他人呢?”疑惑的看了一眼下方的海水,楚飛揚臉色凝沉,再次催促小果凍殺了過去。

卻說在海嘯般的沖擊過后,釋空霜、莫旦與部分師兄弟們被卷走,半途,他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擺脫了那波沖擊。但他們卻發現,自己距離

冽海冰城已經超過千里,進入了清澈圣潔的玄海范圍內。

一入玄海,釋空霜進鄉心怯,正欲準備和莫旦他們回去匯合眾人,但就在此時,玄海之內,一絲微弱的求援信號傳出,那是釋空霜最熟悉的一種信號,玄海水晶宮獨有的信息傳遞方式!

于是乎,在與莫旦商定之后,他們便決定先前往一探。

由于玄海水晶宮也是楚飛揚指定的目標之一,莫旦就沒有多推辭。眾人悄然潛行,遠遠的就看到了那海底的水晶宮。

只是,如今的水晶宮已經不復當初釋空霜記憶中的模樣,那喧鬧繁華不見,卻而代之的是滿目死寂。玄海水晶宮后方的玄海瀾城,斷壁殘崖的景象,好似在向眾人講述著當年的慘烈。

當年宮主白如霜獻祭自身,化作屏障作為水晶宮的最后防護,屹立至今,釋空霜他們只能在水晶宮外圍一番查探,玄海水晶宮毫無生氣,似乎成了一個絕對的死地。

就在他們準備放棄,前去與沐晨曦他們會合的時候。遠處的玄海瀾城殘垣之內,忽地涌現了大批量的鱗選者,令他們震撼的是,這些鱗選者,并不是純粹的活人。

不少鱗選者的身軀腐朽,甚至身上還生長出了一些海藻,他們雙目無神,仿若被人操控的玩偶,但腹鱗之力的運用,卻是比先前他們遇上的所有鱗選者都要純熟與恐怖!

“快走!”釋空霜接觸腹鱗的時間最長,第一時間便感受到,自己等人,難敵!

然而,在數倍于自己的敵人面前,他們剛剛沖出海面,就發現,天空的制霸權,已經被另一批鱗選者以腹鱗之力構筑出了一個領域,眾人一時受制,只能先配合抵御攻勢,再想辦法。

半個時辰的鏖戰,令他們身心力竭。這些沒有思想的鱗選者,根本不知道疲倦,也不知道防御,只是一味的攻伐。

在此期間,釋空霜他們斬殺了不少鱗選者,但這些家伙的身體被轟碎之后,身上的腹鱗飄搖著沖入大海之內,很快落入玄海瀾城的斷壁殘垣之內,不過片刻,又一名死去多時的鱗選者沖出海面。

殺之不盡,殺之不死,隨著眾人力竭,戰況丕變,一時間,劍宗弟子,險象環生!

這時候,他們深刻的意識到一個問題!

對于控制這一切的鱗主而言,只要腹鱗還在,他隨時能夠靠著腹鱗之力創造出一個被他完全掌控的大軍來。

“叮!”為莫旦擋下一柄長滿海藻的刀鋒,釋空霜臉色難看,苦笑道:“抱歉,都是我,讓你們陷入如此危境。”

“宗主說過,宗門成員同進退!”莫旦堅定的道。釋空霜聞言,苦笑更濃:“這些人……是曾經玄海瀾城與水晶宮的守衛,他們的兵器,我也曾使用……”

莫旦漠然,原來是這樣。可以想象,或許在這些死亡傀儡中,還有釋空霜認識的人存在,只是,他們早已經不再是自己了!

一分神,莫旦一柄刀鋒劃過心口,入肉三分!若不是他專注煉體之道,這一刀,直接就能將他斬成兩段,同時,身后幾個鱗選者趁著莫旦受創,身形難穩之際,直逼他身體的各處要害。

“可惡……”釋空霜想要援救,卻是來不及了,因為他現在與其他弟子都面對這莫旦相同的處境。

“吼!”危機間,怒嘯長空,驚濤翻覆,一道狹長身影,從遠方沖擊而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足球分析网 上海快三开什么号 朗姿股份股票 科乐吉林麻将安卓手机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430大盘实时走势查询 哈尔滨麻将最新手机版 中超总射手榜 麻将来了 东莞股指期货配资 省快乐十分走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19年9月4日)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2019低价龙头股 江苏快三一定 股票开户 山东十一选五五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