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別再煽情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譚妙玲聽了,朝他怨恨地望一眼。

氣鼓鼓的說:“陳明輝,看你現在這個熊樣,我真想踹你一腳,那我問你,我可是你的女朋友?”

“名義上應該是!”他糟逼的嚷。

“呸,啥叫名義上應該是,你說我,本是一位冰清玉潔的大姑娘,可是你,讓我從姑娘變成了女人?”

“這話不假,應該說,我倆睡在一起的日子,大概有那么三四回,那你說,我都不把你由姑娘變成女人,那我還是男人嗎?”

“那不就得了,既然這樣,你女朋友現在是受苦受難,你為啥還不幫我?”

“我咋幫你,你以為潘小蓮這次回公司,搞出這個氣勢洶洶的樣子,是她的本意?”陳明輝嘚瑟的問。

“屁,還不是這個潘小蓮,老在我爸的耳邊吹枕頭風,這才讓譚浩天對她言聽計從?”白燕莎一旁委屈的喊。

“耶,白燕莎,看你這歪理胡說的勁頭,先不說潘小蓮,這才剛剛才出獄,你你說,她,、哪有時間給譚浩天吹枕頭風?”

“那是什么?”白燕莎不高興的嚷。

“還不是你媽王雪琴,放著這么好的日子不過,竟然跟閆松山那個老王八胡亂搞,讓譚老頭的面子掛不住,這才借助潘小蓮的手,把你倆給趕出來。”

“我媽是我媽,關我兩什嘛事,何況我倆還是他的親閨女,他這樣心狠手辣,不怕別人戳他的脊梁骨?”

“這叫一朝君子一朝臣,你可懂?”陳明輝顯擺的說。

“我倆就是不懂呀,要是懂,也不會發這么大的火!”譚妙玲無精打采的嚷。

陳明輝“呵呵”一笑,把個腦袋晃幾晃。

糟逼的說:“你不懂呀,那還真不怪譚浩天,把你倆給攆出來,可知道譚浩天,要是真想讓潘小蓮,來當這個‘浩天實業’的執行總裁,那他要是不把你倆給攆走,那你兩不會跟著潘小蓮對著干?”

“嗯,照你這樣講,那我跟白燕莎,不是成了攔路虎?”譚妙玲不服氣的叫。

陳明輝便聳聳肩,哀聲嘆口氣。

逗比的說:“譚妙玲,要是白燕莎不懂這其中的道理,還情有可原,可你都當了這么長的執行總裁,難道不懂這其中的厲害?”

“吆,陳明輝,看你這信口雌黃的樣子,可知道我給你打電話,是要你過來幫忙的,咋聽你講話這意思,好似這胳膊灣在朝外扭?”

“就是,陳明輝,我姐喊你過來,是要你給我倆報仇雪恨的,你要是不想幫我兩,大可以立馬滾蛋呀!”白燕莎不肖的叫。

陳明輝聽了,紈绔地朝著兩人笑笑。

直白的說:“譚妙玲、白燕莎,你倆聽我講,如果譚浩天現在,想組建一支一潘小蓮為核心的領導班子,他把你倆攆出來并沒有錯,如果譚浩天這樣決定了,還把你倆留在‘浩天實業’,那要不了多久,‘浩天實業’真的會雪上加霜。”

“滾!”譚妙玲突然猖狂的一聲叫,接著便打開自己的車門。

然后是一踩油門,一陣風地飄走了。

白燕莎見了,突然伸手點點他。

幸災樂禍的喊:“我說陳姐夫,憑你剛才講的幾句話,猜你跟我姐的愛情搞不長,要不我跟譚妙玲說說,我倆再接著談戀愛?”

“嘿!”陳明輝糟逼的一聲叫。

直接的說:“白燕莎,你跟我相處那么久,難道不知道我對女人的貞潔,看得比命還要重,要是你沒跟白玉坤搞那一出,我咋舍得丟掉你這個心肝肝?”

白燕莎聽了笑,是那種牛逼哄哄的笑。

可她笑著笑著,在她的笑聲中,便夾雜出一串串的淚花。

陳明輝見了,雖然心很疼。

可他,依舊沒敢去哄她。

站在距離她兩米的地方,輕聲的說:“白燕莎,要是你真沒地方去,不如到我們公司去做財務,反正公司運營起來,是要找一位會計的!”

白燕莎聽了,朝他深情的望。

感觸的說:“陳明輝,回不去啦,說我現在,要是跑到你那邊做事情,不說杜小環她們看不起我,還有我,親眼目睹你與別的女人在一起,單這份煎熬,我如何能受到了!”

“那你,總不能這樣荒廢著吧!”陳明輝嗡聲的問。

“我可以玩直播呀,還可以回省城去看看蘭桂芬,現在回想起來,其實蘭桂芬與白步春這兩位養父母,對我挺不錯的。”

“哦!”他麻木的一聲叫。

忐忑的問:“那你,還能開車嗎?”

“咋不能,這又不是天崩地裂的事,想我跟王雪琴,本沒有很深的感情,何況我,本就生活在一個平凡人家,不像譚妙玲,從小就生長在有錢人家中,她這次被潘小蓮這樣一捉弄,我反倒有點擔心她。”

“哼!”陳明輝聽了,憤憤的一聲叫。

仰天長嘆道:“白燕莎,沒想到難道心地這么善良,自己都到了這種地步,還在圍著譚妙玲著想,可知道這個譚妙玲,要不是放不下這個家產,她怎么能走到如今這個地步。”

“是呀,人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舍不得放下,好比我現在,依舊放不下你,你可信!”

陳明輝搖搖頭,默不作聲朝她望一眼。

把個車門給打開,在把車子發動起來那刻,高聲的嚷:“白燕莎,我勸你,還是好好再想想,真不行,就到我那邊適應一段時間!”

白燕莎聽了,一下子撲過來。

攔在他的車頭前,茫茫叫的喊:“陳明輝,我聽耿麥加講,你這次去租閆松山的房子,之所以讓他拿這個傭金,就是因為他一直照顧著我,還對我秋毫無犯,是嗎?”

陳明輝聽了,眼睛頓時濕潤起來。

唏噓的說:“白燕莎,這哪跟哪的事,別聽這個耿麥加,整天在你面前胡吊扯,我可沒說過這種話!”

“騙人,你是什么樣的人,我白燕莎還不知道,聽我姐跟我講,說你雖然跟她睡在一起,可晚上做夢時,卻喊出我的名字,可對?”。

陳明輝聽了,頓時把個眼睛一閉,是沒法跟她說話啦。

于是他,哭悲悲的嚷:“白燕莎,我求求你,求你別在我的面前煽情啦,可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股神配资 安徽11选5开奖结 北京好的期货配资公司 长沙麻将微信群5块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安 股票融资对股价影响 广东麻将下载 哪家理财收益最高 四川快乐12玩法 上证指数近期走势图 浙江12选5开奖结果 中国期货配资网 国际女子足球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开 股票融资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