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辯丹經 論大道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大約是沒人玩耍,白鳥便有些心竅蒙昧,胡言亂語起來。

“咄!”警幻仙子就要訓斥,因眾仙此時都在觀境悟道,不可攪擾。

這時候那織女的虛像,忽然抬了頭,往白鳥那里一笑,也不知是不是聽見了鳥兒的話。她畢竟是蘊含大道之機的虛像,不是活生生的女仙,這一笑竟顯得有說不清的詭異,嚇得白鳥再不敢言。

鴻辰他們耐心觀看,覺得這處異象與“三江口”那里有些關聯,起碼有一種熟悉的氛圍,說不清道不明,卻被諸仙敏銳察覺了。

凡沿途所遇必有因由,皆可觀境悟道,這一路行來,群仙已成共識。

鴻辰把陸西星叫到一邊,兩個人單獨說話。唐璜齜牙,陸離咧嘴,他們都有些腹誹,神王老大,為了求證天界異象,居然下問于下界修士,盡管這修士完成了飛升,剛剛成為仙。

然而過去發生的一些事情,足以證明下界的確很神秘,一些天機居然在下界有解。這樣說或許有些夸張,至少說明天界因為歷史悠遠,仙人更替多次,許多東西已經失傳了。而人界,反倒陰錯陽差保留了一些古老的認知和道則,從“三江口”和“開天經”來看,這也是說不定的事情。

兩人按捺不住,終于等到鴻辰問完了話,面露釋然之意,才過來追問。

原來鴻辰的仙眼神通在群仙中最是厲害,大約連陸離和岳震也要略遜一二的,他看出織女腳下那道沸騰的真水之氣像極了“三江口”那黝黑肥沃的大地江河水氣,只是更加熾熱沸騰而已,猜測其中必有關聯,叫來陸西星一問之下,下界宗門果然有類似的圖卷與經典,大意是真水上升,真火下降,水火既濟,龍虎交媾,可以采得大藥。大藥者,在人為天地瑰寶,若真是如此,同理而推,天地間也有大藥嗎?此藥何解?

鴻辰念頭一動,便又心神激蕩,心海之上波濤洶涌,這并不是心神失守,道心動搖之像,而是隱隱有明悟破鏡的感覺,當下他就地盤坐,入于甚深寂定中去了。

不久他便出定,心神恍如明鏡一般,不由感嘆,此天象原來并不難解。怪不得經典記載,人身小天地,天地大人身。

大道分陰陽,陰陽造化萬物,水火便是陰陽,水火既濟,必然行造化之功,化育萬物。

他繼而想到眾仙周身都有身光,或外放或內守,都可以演繹洞天,開辟一界,然而茫然于此奇異天象,不過是諸仙所處角度不同,思維上站的不夠高遠罷了。其實道理很簡單,說破不值一文錢。

神王有所領悟之外,眾仙默默無言,皆用心體悟此象意境,有的眉心微蹙,苦苦思索,有的眉飛色舞,若有所得,直到天色灰暗,一日將盡,那處異象才漸漸消去了。眾仙各有所得。

鴻辰、警幻即于此地安排宿營,一夜無話。

第二日行不多時,岳大天尊把鴻辰拉到一邊,說是參詳一下道法,陸離、唐璜耳朵尖,兩人同時便叫道:“好話不背人,背人無好話,什么悟道,什么參詳,大道乃是人人之大道,你二人豈可私藏?”

他兩人一嚷嚷,本來警幻仙子奇怪岳震怎么不同自己走在一起,莫非是覺得鴻生道力高強,值得參訪?哼,本仙子哪里就差了!

仙子眼珠兒轉了幾轉,連忙轉過云頭,往鴻神王那邊靠攏。

她離開天庭時,乘的是九鳳香車,女仙侍立,極其排場,后來行了兩日,發覺與眾仙說話交流十分不便,就將香車棄了,腳下生出蓮云兩朵,足之踏之,十分乘便。

她自是不慢,僅僅在陸離、唐璜之后,到了鴻辰身邊。

這一路出巡,鴻辰神王好脾氣,沒架子,道行高,德行尚,眾仙看在眼里,不幾日都來相就與他,仙緣極佳。這會兒連高傲的大金仙、第一戰仙都主動來談玄論道,可謂少見。

岳震一向是豪氣干云,戰仙做派,雖然刻意壓低聲音,仍然洪亮如雷,清晰可聞,警幻仙子就聽見他說了幾句,大約是說,再往前走,必然還有異象,而且與昨日織女異象有關聯,若是仔細參詳,說不定可以預先推測出來的。

鴻辰連連點頭,“岳兄高見,小弟深以為然,昨日那異象,當有個名目才好,不如就叫做:織女運轉,如何?”

不等岳戰仙回答,陸離搶先說道:“切,你一定事先問過了陸西星--這廝不顧我本家之義,好處都讓你聽了,不算本事,不算本事的。你倒不如說說“三江口”那處異象,一人一牛,又該以何命名?”

陸離這分明就是耍賴胡攪。自從來到此界,他目無下塵,十分高冷,什么仙人,一概漠視,就連和唐璜、純陽也極少交心。他唯獨喜歡和鴻辰爭高下,搶風頭。鴻辰卻沒有爭強的心,一旦看他咄咄逼人,便要發笑,因此每每相讓。唐璜、純陽則往往一邊腹誹奇仙,一邊當和事佬。

眾仙此時聞聲而聚,心道你陸離倒是精怪啊,這時候還記得一人一牛,想必一路上想破了頭吧?嘿嘿,奇仙也不過如此啊。

陸離好像知道眾仙心思,訕笑道:“我是奇仙不假,不過原非此界中人,自然不知天界根源,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個誰,本家小陸啊,不許說啊,看他們誰想得出。”

唐璜關鍵時刻和陸離有默契,立刻把陸西星拖走了,“我答應你的事情可不會忘記,你看我這手上十幾件器物,多么精巧,一物一乾坤啊,來,看看。”

誰說酒肉朋友就不是朋友,酒后吐真言啊,他沒少說心里話給陸離和純陽聽。于是他那點小創傷,因為修混沌原始氣弄得臟兮兮,被警幻仙子鄙視挖苦的事情,陸離都知道了,只是知道了,啥也沒說。

“不過取個名稱而已,怎樣說還不行,并沒有定例的,是不是?”警幻仙子決定和稀泥。“我看就叫鐵牛耕地種金錢,如何?”

“咦,我久不在天庭,不知仙子好文采,充滿詩情畫意!”岳震故作驚訝狀,大拍馬屁。眾仙哄笑,也都說好。

仙子哪里不知岳震在開玩笑,竟有些紅霞上臉,她偷眼看鴻辰時,神王沒有笑,也沒有關注自己,好像在思考這一句合不合適。

“什么神王!木頭一塊。”仙子心里氣笑,不語。

“嘎嘎,神王是木頭!”白鳥忽然張開美麗的羽毛,沒頭沒腦噴了一句。難道仙子那句心里的氣話,他都聽見了?這鳥兒留不得,需打!

于是白鳥慘叫疾飛,仙子腳踩風火輪一般的蓮云在后面追,幾個女仙慌慌張張四面圍堵,眾仙皆忍俊不禁,這都哪跟哪啊!

那白鳥走投無路,又不敢真的遠走高飛,竟一頭扎進鴻辰的懷里,“神王救我!”

鴻辰氣笑,“唔,你罵我木頭,我還要救你?”

“神王有所不知。。。”白鳥伶牙俐齒,“木者,五行中主仁,神王最是仁慈了,對吧?所以木頭,就是仁慈的頭領啊,你率領我們出巡,你就是仁慈的頭啊!”

他振振有詞,聲音極其嘹亮,仿佛天籟,眾仙爆笑不止。那幾個圍堵的女仙竟然笑癡了,各個揉著肚子,笑的直不起腰。

鴻辰無語,撫摸白鳥美麗的羽毛,忽然心里一動,腦中閃過一個模糊的畫面,畫面里一人一鳥,好像身在一處陌生的地界。。。

他想要仔細看時,那本就模糊的畫面消失了,終究不明所以。

“白鳥,你有名字嗎?”鴻辰問道。

“殷勤啊,我叫殷勤!”

白鳥殷勤主導的鬧劇過后,眾仙繼續往前,果然在第八日又見到一處異象:異象的主角是個兩三歲模樣的童子,穿著兜肚,光著小屁股,頭上梳著童子鬏,腳下踩著一個大圓,里面云氣厚重,形成一個綿密不絕長長的渦旋,邊緣清亮,越轉到中間越是幽暗,不可測度,仿佛一個神秘世界,大圓邊緣又有一個開口,從中引出了無盡元氣,直向高天卷去,以大金仙境的仙眼觀照,可見一個巍峨的仙樓,重重疊疊有十二層,那無盡元氣直入十二重樓里面了。

童子并不是靜態的,而是在大圓之中腳踏乾坤,隨意走動,雙手間有星光點點,仔細看時,才發現,他左手托著北斗七星,星光蔓延,右手指指點點好像在撥動天球。

這個異象,宏大,神秘,悠遠,使得群仙心靈為之震顫。

“刻石童子把貫穿!”陸西星顯然在人間典籍見過類似畫面,那不過是紙上的筆墨線條而已,當年他也一知半解,如今才看見如此靈動的天道本相,不禁豁然開朗,此童子在作貫穿之功哩,至于貫穿什么,丹氣?十二重樓?陸西星又迷茫了。

岳震慨嘆:“果然有趣,童子貫穿,莫非貫穿的是牛郎和織女哩!”

唐璜蒙圈:“牛郎?誰啊?”

陸離恍然:“牛郎,哦,哦,哦,就是鐵牛耕地種金錢的那位牛郎啊!?”

岳震道:“不錯,牛郎比喻真水氣生,上行,織女比喻真火下降,這童兒其實不是童兒,而是,是。。。”

鴻辰接道:“是嬰兒!”

岳震:“對,正是嬰兒!英雄所見略同。”

鴻神王繼續分析:“典籍里面常以嬰兒喻丹氣,如此來說,乃是丹氣形成之相了!不過用嬰兒比喻丹氣足矣,外面那個大圓又做何解,還有這渦旋,還有一氣上引至十二重樓。。。。”

警幻仙子發表見解:“不一定吧,童子貫穿,也有可能是將這一道氣與重樓貫穿的啊?怎么就一定是牛郎織女呢?”

岳震忽然興奮:“哦,明白了,那圓中的渦旋乃是丹氣內旋,越旋越密,可成金丹,至于大圓嘛,無疑便是丹室,或者說丹田了。”

唐璜:“我看這個貫穿,還是牛郎和織女的貫穿,大家都該知道牛郎星系、織女星系這兩處星系對嗎,這是在咱們天界里真實存在的。還有一個有力的證據:你們可知道牛郎織女的傳說?哦,我聽陸西星說的啊,你們要是不知道我可以給你補補腦啊!”

這唐璜分明是大放厥詞,又抬出陸西星,掩蓋其一知半解,眾仙都給他一個鄙夷的表情。

陸離嘴角揚起:“我居然聽不太懂---怎么你們赤霄天修行這么費勁呢?這么復雜呢,一點都不符合大道要旨:至簡至易。”

眾仙只顧著參詳異象,無人聽他抱怨,直到在后來漫長歲月中,天界遭遇變故,越發想起奇仙之語,感嘆彌足珍貴。

鴻辰沉吟道:“也不一定是丹室,當然說丹室肯定也不錯。。。”

警幻、唐璜第一時間發覺了神王的漏洞,同時叫道:“墻頭草,兩足船,你到底是哪邊?說出你的想法,哪那么多婆婆媽媽的!”

他兩人限于境界,本來就有些不通透,此刻竟結成同盟:這神王說半句,留半句,簡直可惡至極了。

鴻辰發窘:“你們看那大圓中還有嬰兒哩!”

眾仙大驚,齊道:“哦,明白了!這才是關鍵處。這分明就是**啊!”

陸西星驚掉下巴:“什么?這就是**?丹書誤我,丹書誤人啊!”

岳震釋然,總結道:“嗯,這就差不多了,丹氣生成,十二重樓有氣延伸,以童子貫穿為意象,兒童也好,嬰兒也罷,道經有云:復歸于嬰兒。此為逆修成仙第一步也!另外,丹氣就是先天氣,以嬰兒象之。煉得先天丹氣便能舞動北斗七星于指掌間。。。”

警幻、唐璜還有疑問:“那北斗七星做何解?莫不是牛郎織女的傳說吧?不對,那好像是銀河。”

鴻辰解釋道:“北斗七星是以星喻天,天命已定,不可違。若能隨意轉動北斗七星,意味修到此地步,已能逆天改命,我命在我不在天。我記得道經有說“若遇神仙親指訣,捉住北斗周天輪”。”

陸西星急道:“等等,各位上仙,晚輩心有疑惑不吐不快。昔日我在下界時,修士要逆天而進,成就仙道,然而此乃上界,各位大仙比下界修士高了不知道多少,怎么也要精研此理?這童子只是以天象演道罷了,各位上仙一口一個道經,想來天界便是要這樣“修仙”的,難道說天界還要修嗎?在下界的認知中,一旦上天,永恒不滅,無可再修,也不需要修了。我此刻很是錯亂,錯亂不堪!三觀盡毀啊!”

陸離、唐璜眼睛發亮,下界修士就是有趣的緊,時不時的蹦出幾個古怪的詞匯,俺作為仙家豈能不知?一起問道:“快說說,什么叫做三觀?”

陸西星羞赧:“對不住各位,下界的一句俗語而已,說的是: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唐璜失望:“切,還以為什么高明的理論,實在俗得很。你如今成了仙,可不能再以人理自誤了!”

岳震對陸西星刮目相看,正色道:“你猜對了,大道無止境,一層層都是要這樣修,人有人身,仙有仙身,身外之身,身中之身,無窮無盡。道無盡,修無涯!”

陸離作出語重心長狀:“我說本家啊,記住哥哥一句話。人生天地之間,乃萬物靈長,凡人是人,仙人也是人。”

蒼梧道君插話道:“你下界想必還有句話:人身易失而難得,唯有人身好修行!天界雖好,修卻難,何以故?至善至美矣!難有砥礪心智之事!老夫精修數百萬紀元,亦不過于先天本來境中提高一線而已,僅僅這一線也證得了無窮大道妙理,無愧無悔!”

“若說修行,還是下界人間好!苦樂參半,半智半愚,名利情欲,迷心遮慧,一旦證道,跳出塵輪,將無可限量!”

岳震、鴻辰、陸離、唐璜、純陽、魏無忌等群仙皆點頭贊許。

警幻仙子心馳神往,心道:怪不得有許多大智高仙愿意下界修行哩,原來是要證悟超然大道!

正是:十二樓臺藏秘決,牛郎織女兩星轉。

刻石童子把貫穿,五十境內隱玄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李嘉诚的理财法则 广东推倒胡麻将群 腾讯股票市值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开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服务出色GO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下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快3怎么玩 希恩配资 实弹射击馆 重庆麻将教学视频教程 血流成河麻将规则 股票配资平台_杨方配资开户 下载大唐麻将手机下 配资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