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鬼羅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旁的月渡仙尊見著顧仁杰不再理會他,轉眼同身側后的小門家主交談了起來,呼扇著折扇聽到了司凡墨的話,便轉臉朝著司凡墨捻酸著道。

“哎呦,衍天仙尊可別謙虛了,看來令犬不如坊間傳言,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這次竟連夜尊之子烏龍都超去了呢!”

司凡墨一見九華天邀月家主就來氣,歷來就看不慣這娘里娘氣還頗愛惹桃花的月渡仙尊,本來還有笑意的臉上瞬間冷了下來。

前面半句損的不是一般的惡毒,明擺著在說他兒子司凡南在坊間傳言天資極差之事。

這明知烏褐天此番組織圍獵的用意,月渡仙尊還在這里拿他兒子同烏褐天兒子作比較,當真是用心險惡。

只聽上座一直沉著臉的烏褐天冷哼一聲,在場瞬間禁了聲,膽小些的家主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烏褐天:“此番圍獵真當是讓本尊大開眼界,蒼穹有慕公子這樣杰出當然需得眾仙門學習。”

說罷隨即站了起來,威嚴不怒自威:“即日起,為讓烏河子弟乃至眾仙門子弟在修行的道路上更加能夠相互相進,每仙門需至少有一位嫡系子弟,留在不夜城受教。”

“嘩!”

眾仙門家主嘩然一片,四下有人小聲道。

“這分明就是向百家要人質!”

“看來烏褐天想要的不僅僅是仙門之首,而是整個...”

“噓!家主慎言!”

“這該如何是好!我就一個獨子啊!”

...

眾說紛紜,眾有擔憂,但也大都敢怒不敢言。

司凡墨一直是個直性子,當即就不樂意了,實屬受不了這個氣!他也就只有司凡南這一個獨子,雖然修為不盡人意,但卻流著天衍千百年來的血脈!

沉聲向烏褐天道:“夜尊如此之做恐怕不妥吧!”

烏褐天冷笑一聲:“哦?墨家主是舍不得兒子還是舍不得整個天衍呢?”

“嘶!”

倘若說之前烏褐天說的話是在暗示眾人,那么眼下這句話就是在明示了!

倘若不留自家一位嫡系子弟那就是公然與烏河為敵!

如今烏河勢力之大誰敢正對面的與其公然為敵?那不是為自家仙門引火上身嗎!

千萬人性命在于手中,豈是能不由分說的!

司凡墨一雙手緊握到拳頭青筋暴起,面色怕是比當初司徒明朗被慕情送去避世還要難看萬分!

除了司凡墨面色不好看,其余三家家主也不好看,只不過相比而言月渡仙尊面色會稍微好看一點點。

畢竟這里就屬他兒子最多,年年處處留情,幾乎每年都能有上門認親的兒子,隨便派遣過來一個也不會怎樣。

因為眾多兒子里九華天的月渡仙尊最喜歡的只有季月藍,也是最看重的,避開就好了。

圍獵大會結束,慕情以單人記錄最多,為天山蒼穹取得了這次圍獵的第一名次。

緊接著便是云霧天機的葉楓第二,再來便就是九華天邀月的雙蓮刺金第三。

圍獵告一段落,但此次圍獵后烏褐天強留仙門嫡系子弟受教的事情卻是又引起一片嘩然。

有人說是因為慕公子在不夜城公然打了烏河的臉,烏褐天震怒才會如此,瞬間一抹紅慕公子又被推上風口浪尖。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明面上烏褐天是因為慕情的事才臨時決定讓百家滯留子弟在不夜城聽學,實質這場圍獵一開始明言邀請眾仙門新輩前來參加圍獵就可以看出,烏褐天早就做好了這個打算。

只不過慕情一人捕獲十只高級兇魂又給了烏褐天絕美的借口,當真是背了一口大黑鍋。

因為大多數嫡系子弟都嬌生慣養,哪里心甘情愿做人質,于是乎矛頭都對向了慕情。

在不夜城中的別院,烏褐天命人為仙門世家留下的弟子準備了廂房。

屋外夜色已深,更深露重,偶有幾處鴉鳴,更顯得氣氛異常沉重。

屋內燭火昏暗,隨著夜風肆意搖曳。

顧仁杰渾厚的聲音響起:“你說白天圍獵中的那十只高級邪祟全部被人曾持了陰煞符?”

慕情好聽的聲音響起:“是的顧叔叔,當時師兄也看見了,那施符咒的人甚是精通符咒,原本該是凈煞的凈煞符只加了一筆便就轉換成了增煞的陰煞符。”

只見顧仁杰微微皺起了眉頭。

顧恒:“爹,你可知當今天下何人有這種本事?會不會是烏褐天故意這么做的,為的就是扼殺仙門新輩?”

顧仁杰搖了搖頭:“從未聽說有這種奇才。”

顧恒手指來回摩擦道:“此人所作之事怕是想要在圍獵場上重傷百家子弟,從而引起百家眾怒。”

顧仁杰畢竟是老江湖,心思縝密的想了想:“不會是烏褐天做的,事情發生在不夜城又是烏褐天親手捕獵的高級邪祟,各家子弟被曾持陰煞符的高級邪祟所傷,仙門眾人會一致認為是烏褐天有心削弱百家實力,矛頭指向太過明顯。”

慕情點頭:“所以不可能是烏褐天所謂,而是另有他人。”

顧恒摸著下巴:“那會是誰呢?”

是誰目前無從而知,但慕情總覺得很奇怪,如果當時不是她在,恰好又有無頭兄在身邊,怕是真要如顧叔叔所猜眾人群情激憤直指烏河了。

只不過那樣一來的結果烏河并不會怎樣,反而是百家會得到烏河強大勢力的打壓甚至毀滅,那這到底是滅烏河還是自我毀滅?

似乎這人真正目的并不是此時所想那樣,可慕情卻又想不出那人又會是為了什么。

顧仁杰沒有回答慕情的話反而是問道:“慕情,你是如何捕獲的那十只高級邪祟?”

慕情是有實力捕獲的這個顧仁杰知道,只不過加持過陰煞符的邪祟并不好敵,一只兩只尚可,一天內十只怕是要比烏褐天突飛猛進的修為還要高了。

慕情笑嘻嘻看向窗外站著揪花瓣的無頭兄道:“那十只都不是我抓的,是無頭兄,沒想到他能夠準確感知到那些高級邪祟所在,想來也是同為邪祟的原因,不光如此,無頭兄還能生擒那些邪祟,根本不在話下!”

慕情嘖嘖一聲:“簡直是以一敵百厲害到不行。不得不說有眉間族痕在的嫡系子弟實力超群,而有眉間族痕的兇魂簡直是超凡!幸好無頭兄是友不是敵,怕是顧叔叔連同著其他家主合力也才只能勉強壓制住進攻中的無頭兄。”

今日的確是讓慕情驚艷了一番,這段時間知道無頭兄是具兇魂,兇魂厲害眾所周知,不過再厲害的兇魂邪祟慕情手持厭世也是能敵,自然也就一直是把無頭兄當做了厲害的邪祟小弟而已。

然而經過今日一番所見慕情才感嘆自己著實是小瞧了無頭兄,無頭兄哪是一般兇魂,簡直就是邪祟界的鬼羅剎!

在夜皎林中慕情有了定論懷疑其余高級邪祟也被下了陰煞符后,便就想把林中全部高級邪祟都抓來以免傷害到無故子弟,還記得當時的場面是這樣的。

顧恒在看到她有了打算以后滿臉生無可戀道:“慕情...你又想干嘛?”

她一臉笑嘻嘻:“抓邪祟。”

顧恒:“抓什么邪祟?”

“嘿嘿!高級邪祟!”

顧恒挑眉:“多少?”

“全部!”

顧恒眉毛已經抽了:“什么?!”

然而就在顧恒正在滿臉想著如何制止她的時候,葉楓面無表情的朝著慕情道:“我幫你。”

只見顧恒驚的下巴都掉了,顧恒當時那表情可想而知了。

莫說顧恒了,就連慕情她自己都頗為一驚。

顧恒認為她在胡鬧是常事,只是沒想到一向高潔于世,出塵卻不入塵的葉楓竟沒反對她這聽起來確實張狂的話。

反而還要幫她一起捕獲在場全部高級邪祟…

心中難免微微激起一片波瀾,如同茫茫人海覓得萬里挑一的知己。

然而就在那時一旁的無頭兄竄了出來,嗤嗤個不停,隨手比劃可以說都有些鬼畜了。

最后慕情搞不明白無頭兄也嗤不清,索性扭頭就走了。

慕情還沒動身去追就見無頭兄已經走了回來,手里拎小雞般的正提著一個翻了白眼像是死后又嚇死過去的另一具厲魂。

嗤嗤嗤歡快且驕傲的來到慕情面前,伸手耿直一推,把半死不活的厲魂遞給了慕情。

慕情表情夸張到一身男裝英俊的臉上可愛爆表!

“...”

顧恒:“...”

看到的眾人也:“...”

她到現在還記得葉楓當著眾人的面低笑了一聲,隨意單手背后,另一只手拿則是拿著清心劍轉身淡然的走了。

在場的云霧子弟在看到他們大師兄笑后,竟比看到無頭兄抓野雞一般抓了個厲魂還要驚!

在葉憐磕磕巴巴說道走了的時候眾人才反應過來快速追上葉楓的背影。

葉子熙邊走邊回頭道:“我敬仰的慕公子!竟連身側的小弟都叫我如此敬仰!有機會,也請慕公子考慮考慮我這個小弟可否!”

葉憐在一旁追逐葉楓的腳步上絆了一跤,轉身滿臉溫禮全部都拋到了腦后,面色相當好看的拽著葉子熙快速離去。

“噗嗤”慕情想著想著突然就笑了起來,惹得顧恒眉毛一挑:“什么事兒這么高興,說出來一起樂呵樂呵。”

慕情直覺顧恒說的話陰嗖嗖的,可不比那些個厲魂陰氣差。

慕情自然不會說出來,翻了一眼顧恒向著顧仁杰道:“顧叔叔!我要和師兄一起留下來!”

慕情突然同顧仁杰說起今日烏褐天強留嫡系子弟的事。

顧恒眉毛一皺:“不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麻将血流成河下载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码 股票融资是利好吗 闲来广东麻将苹果版 中国国家女子足球队 上海明星麻将苹果版 股票配资推荐丿找 上海明星麻将 上证指数分析图 福建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002039股票 四川快乐12往期开奖结果 祝媛照片 北京快乐三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 3d开机号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