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螃蟹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現在的有錢人,活得是越來越講究了,就像吃個菜,都要講究綠色和環保,要講究時令和季節。所有的蔬菜不能下化肥農藥,不能搞大棚反季節菜,他們認為反季節蔬菜違背了天時,不合乎養生之道。

市場上,也不乏有菜商打著“有機蔬菜”的旗幟,但事實證明,那些所謂的“有機蔬菜”無非是外包裝看起來高端大氣上檔次了一些,但其味道和蔬菜本身所蘊含的營養礦物質,和菜市場中那些大通貨并沒有什么區別。

兩只水桶中,余澤海大致估摸著兌入了一些泉水。沒辦法,泉水的功效的確是顯著的,但是他可不敢貿然用純泉水去澆菜,鬼曉得那樣做會種出什么樣的怪物……所以,為了不被人抓去切片研究,凡事還是小心謹慎一點為好。九寶玲瓏塔,這是他一個人的秘密,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后,余澤海并不打算將這個秘密拿出來和任何人分享,哪怕是自己的父母!

這次回來,余澤海壓根就沒打算繼續出去工作,以后要在家種地,搞養殖,發展特色經濟,然后帶領村民們一起致富奔小康,還要給父母蓋一棟漂亮的大別墅。只不過,這些事不能急,還需要好好謀劃一番,現在首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讓父母能夠接受自己回村發展的事實。

要知道。

自己頭上頂著全村“文曲星”的大高帽,即就是放在整個盤龍鎮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學高材生,如今突然回家種地,別說父母難以接受,恐怕就連村里人都會在背地說風涼話吧。所以,眼下能否種植出精品蔬菜來,將直接關系到自己接下來的一套說辭能否在父母心中站得住腳跟。先干出點成績來,不但能讓父母感到臉上有光,同時,也能堵住村里人的悠悠之口不是嗎?

余澤海一手拎桶一手持瓢,為了追求效率最大化,隨著手腕一抖,一瓢水瞬間就如同漫天花雨般在半空中綻放,準確的說,這不是在澆菜,而像是在澆地。

“幺娃,你一大早不睡覺跑到后院菜地做啥子呢?”

這時,父母均已經起床,聽見從后院傳來的響動,兩人先后走了過來。

“嗚嗚……”

發現陌生人,懟他們!

當視線內出現余振川和王素芬的身影后,小螃蟹撒開四條小短腿就沖了過去,鼻孔中發出一陣十分不友好的嗚嗚聲,小嘴卻在撕咬著他們的褲腿。

只不過。

如今的狼崽子實在太小了,自認為叫的很兇狠,可是在別人聽起來,卻覺得極為可愛,黑黝黝的鬼精靈,捏一把都舍不得。

“吆!好可愛的小狗狗啊……”王素芬見狀,連忙蹲下去逗螃蟹,小螃蟹終于發現有機可乘,張開嘴巴就朝伸過來的手指咬去。“小奶狗,牙齒都沒長出來呢,還想著學壞咬人了。”王素芬反手就在小家伙腦門上敲了一下,疼的小螃蟹嗚嗚的叫著朝余澤海這邊跑過來求安慰。

“哈哈……”

看到這一幕,三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爸媽,這是螃蟹,我昨天剛從山里帶回來的!”余澤海俯身將水瓢湊到小螃蟹嘴邊,小家伙立即伸出小舌頭舔喝了起來,要多萌就有多萌。

“螃蟹?從山里帶回來的?幺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余振川微微一愣,隨即沉聲問道。

“小東西的名字就叫螃蟹,我給起得。”余澤海嘿嘿一笑,說道:“我昨天下山時正好在后山的路邊發現的,不知道是村里誰丟棄的,我看著可憐,然后就直接抱回來了。”

余澤海當然不會傻到說這是一只狼,畢竟,如今的絕大多數人對狼還是有一定抗拒心里的,他的父母也不例外。所以當小狗先養著,何況小狼和小狗之間,本來就沒什么區別不是么?即就是等到以后小螃蟹長大,而且已經暴露出了某些不同于狗的部分特征來,但那時的父母們打心底已經接受了它的存在,也就不會再有什么抵觸情緒了。

“既然是別人丟棄的,那咱家就養著好了,畢竟這可是一條生命。”王素芬想了想,說道:“只是,這分明就是一條狗嘛,幺娃你怎么給就取了一個‘螃蟹’的名字呢,這實在是,實在是……”

連續說了兩個實在是,余澤海在一邊連忙接口說道:“實在是太好聽了是不是?老媽,你實在是太明智了!你看啊,螃蟹這個名字不但好記,還朗朗上口,另外,你們難道不覺得清水河邊上的螃蟹很有氣勢嗎?高舉著大鰲鉗,橫行霸道,威武霸氣!”

“呃……這么說其實叫‘螃蟹’也不錯哦。”旁邊的余振川倒是微微笑了笑,說道:“怎么說呢,名字也只不過是一個代號而已,叫的習慣了也就順口了。再者說,你看咱們村兒里現在還有娃子叫‘狗蛋’‘貓蛋’的呢。”

“對頭!老爸這份見地真是這個……”余澤海朝余振川豎起了大拇指,笑著說道:“賤名好養活,威武霸氣的螃蟹,以后就是咱家的守護神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只是任誰也沒有想到,就是余澤海今天這么隨口一說,多年后,螃蟹在海量靈泉和諸多藥材的調理下,竟然意外的覺醒了自身血脈,從一只普通的野獸一躍成為整個水蘊星上極其罕見的靈獸,并一直默默地守護著余澤海家數代人。

當然,這一切都是后話了。

早餐是老媽準備的鍋盔饃、玉米糊糊稀飯,另外還有一碟咸蘿卜和一盤拍黃瓜。

余澤海埋頭吃得正嗨,這時小螃蟹跑了過來,兩只小爪子連忙抱住余澤海的褲腿,眼巴巴的瞅著他嗚嗚的叫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呃……”

當看到腳邊的小螃蟹,余澤海微微一愣,這才意識到自從小家伙跟隨自己起這近乎一天的時間內,僅僅只是喝了一些泉水,應該早就餓了。

旁邊的余振川見狀,笑著說道:“小家伙剛出生不久,還沒有長出牙齒,另外它的腸胃也很弱,所以只能吃一些比較軟和點的食物,比如菜湯肉湯奶粉等;等以后開始長牙了,就能喝稀飯了。要不我去給熬點米湯?以前村里有娃子小時候缺奶,喂米湯也能養大。”

“不用那么麻煩!”

余澤海擺了擺手,起來來到灶房,從鍋里盛出小半碗玉米糊糊,然后又偷偷的朝碗里添加了一些泉水,將稀飯勾兌的清湯寡水的,這才放在地上說道:“小螃蟹,快來吃飯吧,小心點燙啊!”

還不等余澤海說完,小螃蟹就一頭扎進了碗里。但是下一秒,隨著一陣“嗚嗚”聲,只見小家伙猛地一跳,然后呲咧著小嘴伸著舌頭在屋子內到處亂竄起來。

“哈哈……”

看到小螃蟹的傻樣,旁邊餐桌上的三人同時放聲笑了起來。

“爸,今天(身體)感覺如何?”

飯后,余澤海照例給父母各倒了一杯塔內空間的泉水,這才對旁邊的余振川問道。

“好多了,今兒早上起來腰板已經能撐直了。”余振川的臉上滿是笑意,高興的說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怎么感覺到今天整個人渾身都舒坦了許多,而且身體也輕盈了許多。”

“可不是嘛!”旁邊的王素芬也接過話頭說道:“這好多年了,還是昨晚上睡覺破天荒的沒有做夢,而且還是一覺就睡到大天亮的那種,真是神了!”

“那就好!”

余澤海微微笑了笑,說道:“趁現在農閑,你們二老就在家里好好的歇息上一段時間,也只當調理身體了。對了媽,咱家里還有種剩下的蔬菜種子嗎?”

“沒的菜種了!”

王素芬擺了擺手,說道:“上回去鎮里買的菜種全都給種上了,幺娃你要菜種子弄啥?”

“我不是看到后院菜園邊上還有一塊空地嘛,于是想著把它也挖出來也種上菜呢。”余澤海撓了撓頭,嘿嘿一笑說道。

“種那么多菜干嘛,咱家就三張口,現在菜園里那些菜只要經營好就吃不完呢。”

“呃,那我去把那塊地先挖出來,反正現在閑著也沒啥事干。”說完,余澤海去耳房雜物間拿出一把鋤頭,直奔地頭而去。

“等等幺娃,帶雙手套再去。”王素芬從后面追了上來,遞給余澤海一雙泛黃的破舊手套,說道:“你都多少年沒拿過鋤頭了,要是不戴雙手套的話,不消幾分鐘手掌就能磨掉一層皮。”

余澤海的內心突兀的涌上了一股暖流,他強行抑制住自己,接過手套轉身就走,哽咽著說道:“謝謝媽,我知道啦!”

“干累了就歇著啊,還有,一會晌午的時候就回來歇著,這大熱天的晌午在地里干活會中暑的。”王素芬又開啟了絮叨模式,說道:“我說幺娃你也是的,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都不知道在家歇著非得要去挖地……”

看了看地頭的那道身影,余振川又回頭看了看身邊的王素芬,有些不確定的說道:“老婆子,你說咱們的身體,是不是……是不是幺娃拿出來的那種水……”

“閉嘴!”

王素芬狠狠的瞪了余振川一眼,斬釘截鐵的說道:“老頭子你可給我記住了,這件事你最好爛在肚子里,以后不準在任何人面前提及有關‘水’的事情!”微微一頓,她接著說道:“你也不動動那副豬腦子想想,要是一般的礦泉水,幺娃會從幾千里外費心費力的背回家嗎?既然幺娃沒有多說,肯定有他不能開口的苦衷,所以咱們最好裝著什么都不知道,以免泄露風聲給幺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嗨,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事情的輕重緩急難道還看不出來嗎?再說了,我有你說的那么不堪嘛?”余振川梗著脖子狡辯道。

“你有!”王素芬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別的暫且就不說了,就這次吧,上山找草藥竟然都能摔下來,你說你還能干點啥?”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豫游棋牌 11选5开奖结果安 2018十大网络配资平台 信托理财平台 四川快乐12基本走 大型单机射击手游 长荣慧国际 北京pK10计划网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快乐十分云南开奖结 股份公司注册 国际麻将规则 场外配资第一罚 红中麻将一码全中规 … 期货配资找久联优配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苹果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