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人深眠,一人淺睡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寧做太平犬,莫做離亂人!

亂世中,一個活生生的人,活的可能還不如盛世中的一條狗。楚愁哪怕見多了江山倒塌、亂世爛世的場面,但每次聽到百姓在亂世的哭鬧聲,見到亂世百姓的麻木絕望的眼神,都會有些感觸。趙芷水更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臉色一直蒼白,緊緊握緊她師父的衣角。

楚愁以前見過許多亂世中賣兒賣女的,還見過實在是太餓了,便將自己兒女與他人兒女對換一下,便烤著吃的人間地獄般的畫面。

對于富貴人家,亂世可能只是“一斗黃金一斗粟”罷了,對于貧窮人家,買不起米面,那便是家破人亡的結果。

在接近黃昏的時候,斷池國終究是無法力挽狂瀾這天下大勢,在絕對兵力壓制下,敗如山倒。蘭山國的馬蹄還是踏在了斷池國都城的御道上。

數千士子皆死城門,滿朝文武伴君皆亡于城墻之上,為這百年王朝畫下了一個可歌可泣的句號。

天街踏盡公卿骨,甲弟朱門無一人!皆壯烈而亡!

此時,便是站在城墻上,插下蘭山國旗幟的武驍虎都沉默了,望著皆死戰到底的敵國男兒,抱了一拳。

“將軍,還屠城嗎?”年輕副將早已不再和開戰前那般意氣風發,揮斥方遒了,語氣沉悶地問道。

“不必了。你去清點一下袍澤們的傷亡情況,讓兄弟們進城休息吧。”武驍虎搖了搖頭,然后望著被徹底染紅的護城河,道:“滿城皆壯烈啊!可悲可嘆!”

夕陽余暉斜鋪在大地,帶著暮暮沉沉的氣息,這最后慘淡余光拉的人影很長,很長。

一大一小離開了那座盡是亡魂的城池,離開了那座不大的小國,走在一座荒草叢生的大平原上。這座平原倒也寬闊,一眼很難望到盡頭,所以趙芷水便覺得很累。

“師父,之前那些人,為何不投降呢?若是投降了,不就不會死了嗎?就算不投降,奮力掙扎,那也是無謂的犧牲啊!值得嗎? ”趙芷水終究還是沒有忍住,開口詢問。

“確實,有很多投降然后活下來的例子。為師曾經見過投降人數最多的一次。是在西極帝國統一西極之地的時候,有一個足以位列上國的大國,不戰而降。所有人都活下來了。當時,許多正在抵抗的國家都紛紛嘲諷辱罵,其中有一首詩,為師現在還記得。”

“神羽城頭立降旗,獨有女子著戰衣。八十萬人其卸甲,舉國男兒無處覓!”

“最后這個國家的人屈辱的活了下來,所有男子都成為苦力,為西極帝國修建城墻,累死了一大半。而當初嘲諷神羽國的那些國家,都被西極帝國打敗,然后很多城池都是被屠城。”

“活著當然是比死了好,好死不如賴活著這句話說的沒問題。但是一個人兩個人如此可以理解,若是舉國無一人站出來昂首挺胸去做那英雄,那么這就是那個國家的悲哀了,說明那個國家的精神已經不在了。生死之間緊隔一線,睡下可起,是為生;睡下不可起,是為死。只是精神若是不在了,就很難再有了。不管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國家,皆是如此。”

“而那些士子,那些讀書人,更是重視這些。儒家講究一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對于生他們養他們的家鄉來說,一個國家就是一個天下。不過這也只是粗略的說,而每個人的觀念又都不同。有的人覺得天下九州才是天下,有的人覺得一國一地就是天下,有的人覺得一宗一門才是天下。”說道最后,楚愁看了眼平原盡頭的金光燦燦的夕陽,道“有的人,覺得一個人便是整座天下。”

“師父師父,你說的這些我感覺我都聽不懂呀。”趙芷水苦思冥想了好一會兒,還是眉頭緊皺,有些弱弱地說道。

“沒關系。你現在多看多聽就行,不需要理解。為師也不希望你能真正理解許多至深的道理,因為,得到了這個總要失去那個,真正理解了必定是經歷過了。你還小,天天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就行了。”楚愁摸了摸趙芷水的頭,“少年的肩膀上,不必挑起什么大擔子,天塌下來了,師父頂著。你只用看著花開花落云卷云舒、清風明月草長鶯飛就很好了。”

瑟瑟秋風起,稍稍夜寒生。

天還未黑,竟有些涼意了。果然是深秋已至。

天空中不時有‘人’形雁群南飛而去,偶爾有一兩只掉隊大雁,會長鳴幾聲,讓人心生蕭索之意。

“師父,前面有一處村子誒!晚上不用睡地上嘍!”趙芷水指著遠處出現了那個已經有幾點燈光的村子,歡欣雀躍。

夕陽將最后一抹余暉撒向人間,使遠村秋色如畫,紅樹間疏黃。

“咦?江湖中人這么多?”楚愁修為高深,在很遠的地方就感知到了這個村子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殺氣這么濃。”楚愁帶著趙芷水進入村子。以楚愁的修為,這天下,哪里都能去的,且差不多都能全身而退,最多無非也就是受點傷。

在村口的時候,楚愁就看到幾個三品和四品修為的中年人在村口站著聊天,目光不善地向楚愁和趙芷水不斷瞥去。在他和趙芷水進村的時候,那幾個中年人便跟在楚愁他們身后,仿佛在監視這師徒二人。

等到楚愁深入村子的時候,便被前方的兩個中年男子攔了下來。

“你們兩個是誰?來自哪里?到這里來干什么?”其中一個身穿褐色上衣的男子開口質問道。

“我們來自鄰國一個小門派,我是宗門內的一位長老,此次是帶著我的關門弟子來游歷江湖。誰知天色已晚,我們對周圍村鎮位置又不甚了解,便只好到貴村借宿一宿,希望幾位大哥理解一下。”楚愁笑著說罷,便從袖內取出幾塊碎銀子,然后放在了身穿褐色上衣的男子手中。

一直在楚愁身后暗暗追蹤的那幾個中年男子也走了過來,面色不善的看著楚愁。

“小小敬意,就當是請各位兄弟喝酒了。”楚愁微微一笑,又從懷中取出了一些碎銀,交給褐色上衣男子。

那男子見他挺識道,而且在收銀子的時候探處了一下這年輕人的內力,不過是二品巔峰修為后,也就不再為難,讓人帶路給楚愁和趙芷水找一間破敗的房子。

“明天早上,天一亮,就趕緊走人!”帶楚愁他們兩個來的那個中年男子臉色陰沉地說道,語氣不善。

“好的,一定一定!”楚愁連忙點頭,裝作很害怕的模樣。

那中年男子這才臉色不那么陰沉,點頭離開這里。

“師父,這里的人,好像都是江湖中人啊。”趙芷水困惑道。

“嗯,大多在三品和四品之間,村子中間還有幾個五品的和一個六品境界的。綜合實力比較強。而且我觀察他們的內力脈絡與所修功法,這里應該是一處殺手組織的老巢。”楚愁判斷。

“不過放心睡吧,有師父在。明天早上我們就走,不牽扯太多。”

“嗯,好的。”趙芷水點了點頭,心安的睡去。

一夜無話。屋內,一人深眠,一人淺睡。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华东15选5全部走势图 南粤36选7好彩 广西快三和值技巧选号口诀 qq麻将手机版叫什么 赛车游戏下载 博乐填大坑下载并安装 幸运快3开奖结果查 极速飞艇彩票思路 原始股权是什么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重庆麻将有什么技巧 江苏快三今天的开奖号 湖北30选5官网公告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填大坑怎么玩能赢钱 大庆麻将群的二维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