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誰與年少比輕狂?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番徹夜長談,第二天清晨昏昏欲睡的趙芷水被安排在一間道觀的客舍后,楚愁和zhao綸鴻在山頭隨意散步,兩人皆無睡意。對于他們這種修道之人,非戰斗狀態下,十幾日不眠不食都不是什么問題。

“綸鴻,這些年過得怎樣?”從昨天到今天早上,都是楚愁一直在說,靈鴻道長一直在聽。這是楚愁第一次詢問綸鴻問題。

“過的倒也不算艱難,天天皆可飽腹,且日日品讀道家經書,那些來自東極道宮道祖的書籍以及歷代宮主的書籍,差不多都讀過兩三遍了。也算是讀過萬卷書了。”靈鴻道長想了想答道,語氣頗有些感慨。當年若不是楚大哥救了他并把他送到這里,也不知道他以后的人生會將如何!

“倒也難為你了。這么多年來,為了青旭道觀鞠躬盡瘁的,若不然的話現在已經可五品境界了,而不是在四品巔峰卡了數十人也沒有前進一步。”楚愁有些惋惜道,“可惜我沒有辦法幫你了,你的這個情況就像一間歷經風雨的屋子,四處墻壁皆是縫隙,存不了什么靈氣內力。但我能讓你體內內力流失的慢一些。十年內是不會跌回三品境界的。”

“謝楚大哥!”靈鴻道長作楫感謝,眼中都是誠意。

“綸鴻,和你楚大哥還客氣什么?”楚愁笑了笑,“還是和當年一樣拘謹。”

“哈哈哈,楚大哥,我這叫初心不變。這一點最難能可貴啊!”靈鴻道長這幾十年來第一次哈哈大笑,覺得很快意。

“這么多年了,我心中其實一直在想念楚大哥,感謝楚大哥。我剛開始的時候,修行的動力便是您,只是后來隨著世事變遷、時光荏苒,我就把這個夢深深埋在了心底,將全部心思放在了青旭觀的香火情和我自己的修道上了。”靈鴻道長看了眼遠處的青旭觀,笑著說道,“其實,我還是挺羨慕楚大哥的,一生快意江湖、高歌縱馬,逍遙度此生。”

“說起羨慕,我更羨慕你這種人,心有所歸且能歸下。我雖然心有所歸,但是……”楚愁默然無言,只是看著遠處的青山綠水,臉色如常。

“楚大哥還有什么放不下的嗎?”靈鴻道長一臉訝異,不相信楚愁還有什么放不下的東西。

“放下是放下了,但是放下了執念,又拿起了回憶。以前有執念,心中平淡如水;現在放下了,心中卻是風起云涌。”

“那……楚大哥,不知你接下來準備去何方?”靈鴻道長本來還想開導一下楚愁,正如他天天對著那些求簽之人一般,只是話還未出口,意識到了面前之人不是那些山下百姓,而是自己仰慕的楚大哥后,就將要說的一些道理咽下了肚子。

“先把東域轉一轉,然后再去北荒,后來去西極還是中州,到時候再作出決定。”

“嗯。楚大哥,真懷念以前你帶著我走江湖的時候啊!即便記憶已經模糊了,但是那種感覺,一輩子都忘不掉!”靈鴻道長感慨道。

“如今的世道雖然不好,但江湖,還是不錯的,沒有想象的那么遭。”楚愁看了一眼靈鴻道長,笑了笑,“想不想下山去走一遭江湖?”

靈鴻道長聞言愣住了,不知所措。他自從上八十多年前上了青旭山后,好像就再也沒有下過山,那些日常需要下山辦的事情,以前都是他師父下山或者是師兄門下山。后來師父兵解升天后,師兄們也陸續離去,就剩他自己了,不過他的徒弟徒孫都成長起來,能夠獨擋一面了。但他再也沒有年輕時候下山走江湖的欲望了。他在這山上一待,就是八十多年。

“想……只是我現在……”

“我現在已經是兩個多甲子年齡的人了,還不是重走一遍江湖?走江湖,不分年齡大小。只要心中有俠氣,何處何時不可走?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活著的時候,不僅要讀萬卷書,還要行萬里路,紙上得來終是淺。”楚愁把手放在靈鴻道長的肩膀上,拍了拍。

“哈哈!趁我孫綸鴻現在還能走得動,經得起顛簸,就走他一次江湖?!”孫綸鴻拋去了“靈鴻道長”的稱號,笑著說道。

“善也!”楚愁笑著點了點頭。

“楚大哥!保重!”

“你也一樣,保重!此去一別,可能就是今生你我最后一別了,你可是我這次走江湖遇到的第一個故人,這兩天算是盡興了!”

“哈哈!能讓楚大哥盡興,吾心甚慰也!”

當天就傳出了一個消息,青旭觀觀主帶著他最小的那個十幾歲的徒孫,開始云游四方,行走江湖。

從此,世間就又多了兩個扶危濟困、行俠仗義的江湖郎。

楚愁望著孫綸鴻和那少年道士下山的背影,嘴角微微翹起。世間還是有不少心之向陽的人,這個世道終究不是想象的那么黑暗。世路多崎嶇,人生多無奈。

世路崎嶇正如那人情反復,恩仇不可太明,明則人起攜貳之志。有時候難得糊涂,有時候難得清明,又有時候則是既糊涂又清明。正如大智若愚,大愚若智那般,世事要是一直去一根筋般的計較,結果不會太好。但要是一直云淡風輕,不管對什么事情心里都會起伏,更是不好。

該云淡風輕的時候,就要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不驚。該風起云涌的時候,更是要仰天放聲高歌心中不平。

楚愁一人獨自漫步在青旭山上,聽蟲鳴鳥啼、看秋葉歸根,心中想著一些過去的事情,就像在看一場場旁人的往事,云淡風輕。

忽然間,行至一片青翠竹林,穿林而過,遙見清潭,水尤清冽,此地無蟲鳴無鳥啼。

楚愁停下了腳步。因為在那清潭旁邊,有一小片白丁香花。

花香淡淡,飄入楚愁鼻中,進入了他的回憶中,更進入了他的心中。

丁香花開,佳人可歸矣?

“不可矣……”楚愁喃喃自語,然后又想起了一句話,放聲高歌道,“誰與年少比輕狂?敢把相思作天長!”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多多乐彩泥 七乐彩100期开奖走势图带连线 中国篮球比赛直播视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河南四方麻将做代理 好运彩3网址软件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168股票配资 在线股票 淘金阁棋牌游戏? 新快三游戏手机版下载 重庆欢乐彩下载 亿赢配资 河北体彩11选5定牛 分分彩免费计划手机下载 星悦麻将辅助神器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