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妖祖!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待趙芷水睡醒的時候,已然傍晚時分,楚愁便決定再在這青旭觀住上一晚。

“師父,現在是什么時候了?”

趙芷水揉了揉自己有點酸的眼睛,伸了個懶腰,走出了客舍,看到楚愁正在院子中與一位中年道長閑聊,便開口問到。

“酉時過半了。”楚愁轉頭看到趙芷水睡醒了,笑了笑,“餓了吧?師父帶你去吃飯。”

“嗯。”趙芷水輕輕點頭,洗漱一番,便一蹦一跳地出來了。

青旭觀有專門供燒香求簽之人用飯的齋堂,吃飯無需香客花銀子。

雖然清淡,卻也有滋有味。

一頓狼吞虎咽、大快朵頤,趙芷水擦了擦嘴巴,表示吃飽了。楚愁剛好也吃完了,放下筷子帶著她出去散步。

現在趙芷水已經十歲了,身形長得也很快,從剛開始的還不到楚愁的腰間,到現在已經比楚愁的腰還要高一點點。用趙芷水的話那就是“過半了”。

出了青旭觀后,四方天地,三處皆可眺望遠方,云霧飄蕩,意境悠遠。

兩人搬了兩個木椅子,坐在青旭峰一處平緩的大石頭上,一個閉目養神,一個悠閑的望著遠方。

歲月靜靜流淌,時光在這里仿佛靜止了。

“有妖氣,我去看看。”楚愁睜開閉目養神的眼睛,對趙芷水說了一聲,身形便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趙芷水“嗯”了一聲,繼續看著遠方,并無任何擔憂。

片刻前,在青旭山山腳的官道上,有一隊路過的商隊,大概二十幾人,正在不急不緩地走著。

商隊眾人此時都感到了一些奇怪,因為從出發到現在,已經百里地了,一路上也路過不少有賊寇的荒僻之地,但都沒有遇到一次,眾人都想:莫不是這次運氣太好了?

要放在以往,肯定是要遇到一些心狠手辣的賊寇,然后便是一番血戰,商隊怎么都要有人受傷甚至是死掉幾個人。有的商隊在走貨的時候運氣不好遇到一些強大的賊寇,可能就要全軍覆沒。所以商隊的人基本上都會一些把式,還有的走的貨距離遠了,也都會高價請一些鏢局的鏢師。

商隊中,一個走在最后面最不起眼的年輕鏢師走的悠閑無比。正在商隊平穩的行進的時候,官道上突然出現了一大隊的朝廷將士,策馬狂奔。

“前面的人,都給我讓開!踏傷踏死概不負責!”那為首鐵騎上的披甲士卒吆喝道。

“是東極帝國的騎兵!”

商隊中,一位老者鏢師認出了對面氣勢洶洶的鐵騎,眾人聞言紛紛變色,然后退讓一旁。

這就是東極帝國將士在東域的特權之一,無論何時何地,只要遇帝國將士,無論帝王將相還是黃紫公卿亦或是平民走卒,都要退避三舍!

那數十鐵騎明顯是前行的斥候,但這種帝國獨有的沙場無敵氣勢,依舊是讓商隊眾人眼皮直跳,感覺就這幾十鐵騎都能以一當百!這次竟然見識到了帝國士卒,不虛此行!

“呵呵。”為首的那名騎卒看到竟然有一個鏢師模樣的年輕人不知是懵了還是癡傻了竟然直愣愣地站在官路中間,不由得心中冷笑,敢這么阻擋帝國鐵騎的,現在都已是馬蹄下的亡魂了,任你是何人,只要被帝國鐵騎沖擊,那就是一灘肉泥!

這個年輕鏢師打了個哈欠,然后向前邁出了一步。那些氣勢洶涌強大正在奔騰而來的數十騎,直接被震飛百丈距離,人馬俱是癱在地上,生死不知。

商隊眾人此時望著那個一路都不顯山漏水的瘦弱年輕人,不由得呆若木雞。尤其是其中有個年長的中年鏢師,還調侃過這個瘦弱年輕人,說他這么瘦弱,也好意思進鏢局出來走鏢?此時那個中年鏢師嚇得差點暈過去,因為那個恐怖的年輕人瞥了一眼他!他只覺得那是天龍般的一瞥,三品修為的自己在那年輕人面前就好像一只螻蟻。

因為現在還未到作戰時分,而且還在東域范圍內,更重要是他們身為帝國十二前衛營之一的騎驍營,有著帝國第一輕騎的自信,所以斥候之后很近的距離便真跟著騎驍營的全部主力!

片刻間,便見前方塵土飛揚,大地震動起來,如同天雷咆哮,方圓數里地皆是地動山搖。這還不是戰時沖擊敵軍的速度!

帝國精挑細選的上等戰馬,幾乎都進了騎驍營,哪怕是龍甲神軍的四十萬鐵騎,上等戰馬也就十幾萬只,占比是其三成數目。而騎驍營四千多騎兵,則是人人皆上等戰馬,一旦到了戰時,更是人均兩匹上等戰馬!騎驍營就如同一把開了鋒的寶劍,次次都能扎入敵軍腹部,給予敵人致命一擊。所以有了那句“神駒九千其奔騰,東域千國皆悲鳴!”的詩句。

騎驍營營主是一位七品境界的兵家修士,目光極好,遠遠地便望到了那不知生死的斥候,臉色有些陰沉,以為是這個下國吃了龍心虎膽了,想要反叛,然后重兵埋伏他們。但他并未言語,只是冷笑一聲,提起手中的長槍,向著天空劃出了一道新月形狀的弧度。

整個騎驍營見狀,紛紛提起戰槍,腰部微微彎下,用雙腿夾了一下馬腹,戰馬仿佛通靈一般提高了速度,達到了沖刺的速度。

東域最快騎兵,唯獨騎驍營爾!

瘦弱的年輕鏢師又打了個哈欠,向前緩緩邁出步子,這次,并未像上次那數十騎那樣直接被震飛,但騎驍營的速度明顯降低了。

“運轉‘萬馬如雷陣’!”騎驍營營主見狀知道遇到上三品的江湖高手了,并未畏懼,只是高喝一聲,身上綻放出紫電般的光芒,帶領眾將士一齊運轉兵家陣法。

“給我停!”瘦弱的年輕鏢師雙手向前虛按了一下,空氣蕩漾出道道漣漪,那數千鐵騎并未人仰馬翻,只是速度越來越慢,那些甲等戰馬如同行走在沼澤之中般艱難吃力。

“麒麟踏青空!”騎驍營營主一咬牙,使出了他們這個老字營的底牌之一的兵家至高陣法,“任你是八品宗師又如何?拼了我整個騎驍營也要讓你受傷!”

“嘶~~~” 四千余匹上等戰馬齊聲高鳴,四千多甲士皆長槍朝前,每一只馬匹的身上都泛起了紫色熒光,眨眼間紫色熒光連成一片,在戰陣上方勾勒出了一只巨大的紫色麒麟,雖然虛影,但紫色麒麟隨同將士一齊奔騰,夾雜著強大無匹的氣勢。商隊眾人紛紛捂住耳朵,一些實力差的,嘴角已經溢出了鮮血。

“讓你停,就趕緊給我停下。”瘦弱的年輕鏢師眼中有些不滿,似乎無視那只麒麟,“便是真正的天上麒麟下凡人間,又如何?”

只見他右手食指泛出點點霞光,然后一指點出,奔騰而來的那只紫色麒麟面容扭曲,似乎很疼痛,然后哀鳴一聲,便瓦解在空氣中,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無趣至極。”瘦弱的年輕鏢師搖了搖頭,老氣縱橫,“要不是這道祖老兒行蹤這么飄忽不定,讓我與他戰不成,否則的話我也不會這么無趣了。”

哧!

又是一點,整個騎驍營人仰馬翻,紛紛落地,人與馬俱是站立不起,仿佛身上背負著那座中土最大的泰山一般。只是那“泰山”遲遲不肯落下,他們趁機喘息,心中膽顫,以一人之力對抗他們騎驍營然后勝出,還是這么輕松的勝出,最起碼也得有八品或者是八品巔峰的修為了吧?

瘦弱的鏢師突然抬頭,望了向一旁高聳入云的青旭峰,眼神微微亮了起來,笑容玩味。剎那間,他的身形便在商隊眾人和騎驍營面前消失,瞬間出現在了青旭山山腰處。

“你就是那個號稱‘劍仙’的楚問道?”瘦弱的鏢師看著面前那個佩劍年輕后輩后,主動開口詢問。

“嘿!不用回答,從你一身的濃郁劍意看來就是了!你肯定不認識老夫吧?你當年稱霸江湖的時候,老夫正在閉關。不用懷疑,老夫自從入了九品后,閉關一般都是百年起步的。你這后輩,天賦心境倒是都不錯,年齡倒是不大,看在你境界和我一樣的份上,勉強把你算為我輩中人吧。”

瘦弱的年輕鏢師負手對楚愁笑道,老氣縱橫的,怎么看都是一幅吊兒郎當的模樣。

“前輩,勸你少殺生。”楚愁臉色不變,開口說道。

“呦呵!你這小娃子,還管起老夫來啦?真以為夸你幾句,就真的能和老夫并肩啦?便是道祖親臨,也……”

“前輩,我先問一劍。”楚愁打斷了那個瘦弱鏢師的話語,在楚愁開口的瞬間,就已拔出了劍并一劍遞了出去,不見劍影,不聞劍氣縱橫聲。速度已然是世間劍客的極致。

身份神秘的那個瘦弱鏢師面對這世間劍仙的出劍,倒也不驚不慌,抬起右手,兩指張開,想要直接夾住迎面一劍,但是在那把長劍接近的時候,又感覺不妥,兩指換為一掌,向前拍去。

當!

看似很平常的手掌迎擊長劍,但是那一聲震動,整座青旭山都可聽聞,比那天雷都要震撼人心。

“可敢全力一戰?”瘦弱鏢師被楚愁那一劍打的退后了一步,心中有點訝異,開始真正正視起這個劍仙后輩,笑著問道。

瘦弱鏢師在此之前,從來就不對什么江湖十大高手,沙場十大神將感興趣,因為真正的強者,往往是不顯山漏水,遺世而獨立的,就像他很想一戰的道祖,還有那很可能依舊活著的儒家至圣先師與佛門佛祖那般,那才是真正的高人。他雖然是東域萬妖之祖,不是人族,但仍舊是對那幾個為了人族發展而嘔心瀝血的人族圣賢帶有敬意。

“天上一戰!”楚愁一腳踏向蒼穹。

妖祖見狀,亦是跟著一步邁出,飛向天上。

兩人轉眼之間便來到了數萬丈的青云之上,開始了放手一戰。

他們這個級數的,若是在地面放手一戰,肯定是山崩地裂,要禍及許多無辜的人。

“悠悠一劍九千里!”楚愁使出了之前教給趙芷水的招式之一,在他手中使出來,和趙芷水使用出來,完全是天差地別。

只見楚愁手中的那把長劍,此時充滿了劍氣,劍光刺眼,遞出這一劍的時候,空間都要炸裂,天上白云瞬間消散于空中。

“龍嘯青天落云拳!”妖祖自信迎敵,只用右拳轟出,氣勢磅礴,隨著其一拳打出,空氣仿佛都在嘶鳴,數道龍影纏繞在妖祖右拳上,威猛無比。

轟!

瘋狂地撞擊,兩人皆是原地不動。在這巨大的震動下,都沒有后退一步。

“不錯,有資格做我的對手了。”妖祖點頭,語氣有些老氣縱橫。

“那便好,我不再對老前輩手下留情了。”楚愁亦是點頭,繼續出劍。

劍劍遞出,皆是天下最快之劍。

妖祖酣暢單手出拳,用力打出,他已經不知多少年都沒有覺得這么有趣了。

一個劍氣滿天,一個妖氣沖霄。

劍氣和妖氣不斷相撞,周圍空間不斷龜裂,不斷在天道的本能維持下修復。

這時候,好像是因為兩者過于強大的原因,天空中飄來了濃密壓天的黑色烏云。在其接近兩者的時候,打下了道道天雷,仿佛在警告兩人不要再戰了。

兩人仿佛沒有看到那烏云般,繼續酣暢淋漓的戰斗。

烏云越來越多,最后形成了一大片的墨黑色云海,飄蕩在兩人頭頂。看到兩人不知天高地厚,震怒般降下了道道紫色天雷。

“哈哈!劍仙后輩,頂得住這天雷不?頂不住的話直接認輸,老夫便收手。”妖祖仗著熬煉了不知多少年的體魄,無視這天雷,立于雷海中,對著楚愁哈哈大笑。

楚愁沒有說話,只是出劍頻率更快,用劍回應了妖祖。

“咦?你這后輩,竟然還是九品巔峰的武夫?不得了不得了啊!”妖祖慧眼老辣,此時見到楚愁一點眉頭都不皺,心中推演一番,算出了楚愁竟然是雙九品的武夫,有點吃驚。

他才出關沒多久,只是聽說了楚愁是一位大劍仙,還沒有聽說過楚愁也是一位九品巔峰的無敵武夫!

兩人沐浴雷海,身形縹緲不定,時而糾纏在一起,時而在遠處釋放遠攻的法術,打的是氣吞山河。

而青旭峰的青旭觀前,坐著一個少女,遙望著遠方美景,等待著師父歸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网上棋牌游戏 福建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创达盈配资 体彩浙江20选5杀号 捕鱼大亨手机下载 天棋棋牌? 上海雀友麻将机显示-3怎么修 网上买快乐飞艇是合法的吗 湖北快3走势一定牛 贵州捉鸡麻将方言版 中石化股票行情走势 36选7复式多少钱 湖南丫丫麻将辅助 吉林快3号码 香港六合彩图库 15选5奖金额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