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長安城的文武百官與天子!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進入深冬之前,楚愁和趙芷水早早地來到了長安城外!

長安城,東極帝國的都城,東域歷史最為悠久的古城。亦是天下九州最為古老的城池之一!

城池皆是數十丈高,斑駁的古墻上皆是刀劍劃過、劈砍的痕跡,這連綿百公里的護城城墻,仿佛是憑空多出的一座山墻。

護城河更是有數十丈寬闊,河水深數人高,讓人望而生畏。

來來往往的行人真的若人山人海,站在城門口,望著排隊入城的人,一眼望不到盡頭,出城的人和入城的人仿佛是兩條肉體組成的泥流,沿著不同的道路朝著相反方向流去。

東域有的小國不過百萬甚至是數十萬的人口,而一個長安城,就有近千萬的人口!堪比一些人口略少的中等國家了!而其占地亦是廣袤,方圓數百里皆是長安城城池所在之地。

為了長安城的安全,長安城內就有數萬的龍甲神軍。而在城池外,又駐扎了十幾萬的龍甲神軍,拱衛京畿之地。

站在長安城城外五里地處,楚愁和趙芷水頗為感嘆。

楚愁感嘆的是長安城如今在這個東極帝國的治理下竟然如此繁華,而趙芷水則是感嘆竟然要排著長的隊伍才能入城,真是夸張!

“今天好像剛好是帝國的祭祖儀式,所以附近才城池的富貴人家有很多人要來長安城瞻仰一下那些黃紫公卿、滿朝文武的容貌,更要瞧一瞧如今帝國皇帝的樣貌。”楚愁聽著排隊之人的議論,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楚愁目力極好,抬眼便能清楚的望到長安城的宏偉氣魄。他聽著附近排隊之人的人聲鼎沸,想起了當年在長安城遇到的那個風流詞人,那個人當時他很瞧不起,現在想起來,倒是有些敬意了。比如那人曾經賦過一首詞,然后問楚愁如何,當時楚愁只是笑著搖頭,那人也并未多說,只是說你以后就會明白。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島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云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就圖蕭索,不似少年時。”

那個風流詞人讓楚愁記憶最為深刻的是那一句詞: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更與何人說?”楚愁低聲自語道。

兩個個時辰后,楚愁和趙芷水終是進城。城門洞就有一里地,里面火把照的通明,算讓趙芷水再次長見識了。

跟隨者人流,進入了長安城內,視野豁然開朗。城內大道皆是青石鋪成,正街大道的寬度不低于二十丈,這是明文規定的。所以人來人往,并沒有擠得走都走不動。

“不愧是‘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的帝國都城!今生有幸來此,無悔矣!”有別國年輕士子負笈游歷至此,連連贊嘆,激動不已。

“聽說祭祖大典一個時辰后就要開始了!走,還趕得上!”有剛進城的臨近城池的富貴人家,騎馬而行,向著城內緩緩馳去。

長安城內規定可以騎馬,但是不可以策馬疾馳,有速度的限制,不然容易踏傷百姓。而有的少數的區域和街道,則是不允許騎馬,只能座馬車。更有極少數的街道,連馬車都不能座,比如說京城御道,哪怕是尊貴的黃紫公卿、王侯將相,都只能把豪華的馬車停在御道外,然后步行進入宮中上朝面圣。

“想不想去看一下帝國天子親自參與的祭祖大典?”楚愁問著趙芷水。

趙芷水想了想,笑嘻嘻地點了點頭,道:“我還沒有見過皇帝哩,這次剛好看一看,不看是不看,一看就是帝國的天子誒。”

“嗯,那走,去晚了可就趕不上了。”

帝國京城中央的皇宮中,御書房!

一個身穿潔白至極的白衣中年男子正在處理一些折子,哪怕是遇到一些小問題或是小麻煩,他眉頭也不皺一下,面無表情地批閱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折子。

“陛下,祭祖大典快要開始了。”在御書房當值的一位太監望了望日頭,進入御書房彎腰恭敬無比地說道。

“知道了。”正是帝國天子的中年男子說道,然后繼續批閱折子。

那太監在帝國天子說完話后,就彎著腰倒著走了出去,沒有再多說一個字。

又過了片刻,一位身穿紫衣的宮中大內總管腳步急匆匆的走到御書房前,門口的數位御書房當值太監紛紛行禮,紫衣大內總管擺了擺手示意免禮,在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后,緩步邁入御書房。

“稟陛下。祭祖大典快要開始了,請陛下沐浴更衣。”紫衣宦官哪怕已是三品大內總管,但語氣仍是和之前的那位當值太監一般畢恭畢敬。

“呼!”帝國天子處理完最后一個折子后,緩緩起身,閉目按了按太陽穴后,說道:“知道了。現在就去沐浴更衣。”

紫衣大內總管帶路,走的速度剛好是身后天子所走的速度,把握的不快不慢剛剛好。這是一個資深宦官必有的一項技能。

一番沐浴更衣后,帝國天子穿上了一件做工幾乎是世間最為精致的紫色裘冕,華貴至極、尊貴無比,內繡五龍外紋九龍,外面的九條紫龍栩栩如生,讓人看上一眼就不得不生出敬畏之意。

此時朝中文武百官也是紛紛沐浴更衣,開始駕馬車趕往宮中。

平時一些偶爾進宮面圣的親王伯爵也穿上平時基本上不穿的蟒袍出行入宮。

一時間,長安城許多街道都能看到名貴馬車向著城中央涌去,煞是壯觀。

今天剛好是大好晴天,日光斜照,惠風和暢,天朗氣清,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無事的百姓也有不少人紛紛向著皇宮方向涌去,提前站在一會兒文武百官要出城祭祀的街道旁,等待著這前去進行一年一度祭祀大典的隊伍。

楚愁和趙芷水運轉內力身法,快步行進花費了一個多時辰才趕到御道外的大街上。

但是奈何此地大街兩旁早已站滿了江湖中人、老百姓、富貴之人、外鄉士子等等各色各樣的人,已經沒有了一片立錐之地。

兩旁的酒樓青樓等也都擠滿了長安城內的大族豪門,此時已經禁止入內了。哪怕花銀子砸金子都進不去。

最后楚愁想起了之前老尚書白安易給他的那枚刻有“醉翁”的玉牌,他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誰知竟然真的登上了一座視野極好位置極佳的酒樓,這個酒樓名叫“醉仙樓”,名聲在京城很大,以前楚愁行走江湖時亦是在這里喝過幾次酒。

“楚公子?”到了五樓,有幾個年輕人認出了楚愁,楚愁也認出了他們。正是之前去拜訪白安易老尚書的那幾個年輕人。

“大家好。”楚愁禮貌性的打了個招呼。然后帶著趙芷水找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望著樓下大街。

醉仙樓早在幾天前就被那些京城頂尖的公子哥預定了,不是誰想進就能進的。可以說,在這八層閣樓內的數百人,都是當今整個長安城、整個帝國乃至整個東域所有王朝最為頂尖的公子哥了。位置則是越往上面背景就越大。楚愁此時有老尚書的玉佩,也不過是在五樓,上面還有三層樓。

整個醉仙樓的桌子上早就備好了各式美酒和美食,皆是免費供給,若是換成銀子的話,一桌最起碼要數百輛白銀。

“快要開始了。”楚愁微微瞇眼,望著大街前方御道的盡頭。

在快要開始的前半個時辰,守衛京城的龍甲神軍中精銳的精銳“龍甲神策神軍”開始布置防線,站在一會兒天子和文武百官要走的必經之路旁,站在了觀看的人群和街道之間,一丈距離便有三位“龍甲神策神軍”的甲士,然后兩側的樓頂或屋頂,都有龍甲神軍中的“神弩手”暗中埋伏,在人群中,更有大內護龍侍衛身穿便衣混跡其中,監視有無可疑人物。可謂是防護周密。

其中,以龍甲神軍中的神弩手人手最少,但是傷害卻最高。這些神弩手,皆是兩人一弩,為何如此?就因為這些巨弩不是一般的巨弩,而是專門對付江湖中人的巨弩,上面有許多繁密的符文陣法刻印其中,一弩下去,便是六品境界修士的全力一擊,可謂是恐怖無比。而神弩手中,又有一種名為戮仙者的稀少精銳,一弩下去,就是七品修士的全力一擊。但是修士的速度太快,一般人根本射不住,所以一弩兩人,一人射弩,一人經過專門的培訓后,負責報位置,兩人相互配合,方可壓制江湖高人。

這次天子祭祀,肯定有戮仙者暗中蓄勢待發,這也是對一些心懷不軌的江湖中人的震懾。

“開始了!”樓下人群中比較靠前的人激動地高聲喊道。

眾人聞言虎不再相互交談或者飲酒打磨時間,紛紛伸頭探腦的望著御道那邊的方向,十里長街頓時悄然無聲。

只見皇宮方向的御道盡頭,先是出現了一位身穿紫色龍袍的中年男子,然后其身后跟著幾位紫衣仙鶴服的正一品實權文官和幾位紅衣麒麟服正一品且皆是上柱國的天策上將。然后是一些從一品的太子太師、太傅太保、親王伯爵,國公郡王等等數十人,然后是太子少師、少傅、少保,大都督大都護等等十余人,再然后就是六部尚書、左右侍郎等人,再往后看,還有數千文武官員。

長安城作為帝國都城,每天能進宮的官員有數千人之多,但是能上朝的、面圣的只有數十人而已。這數十人才是真正的中樞中的核心,決定這整個帝國的運行。

紫衣龍袍的天子昂首挺胸,步伐平穩,黑如墨玉的瞳仁閃爍著自信的目光,衣袖隨風輕飄,面色氣吞山河,雖不張揚卻又讓人心生敬畏。

身后黃紫公卿、王侯將相、文武百官數千人跟隨天子,邁著幾乎一致的步伐,陣陣作響地踏步而行。那種察覺不到的氣勢激蕩而出,頗讓人震撼心神。

有許多別國的士子商賈第一次見這種陣仗,便對東極帝國心悅誠服,為之傾倒。

難怪早年這位雄才大略的天子剛剛登基時,便有“天下英雄盡入吾彀矣!”的豪言。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街道上的所有人紛紛跪伏在地,磕頭行禮,而街道兩旁的樓上眾人,則是深深彎腰行禮,口中亦是高呼不已。

楚愁沒有行禮,望著這強盛的文武陣仗還有那位帝國天子眼中的睥睨之色,心中加深了之前的那個推測,不免微微嘆息。

“免禮!”有隨行大宦官提前就得到皇帝的授意,此時扯著那尖細的嗓音,大聲喊道。

“謝皇上!吾皇萬歲!”士子百姓商賈等皆是再次磕頭,然后起身。

正在所有人起身時,一個默不作聲的老者從袖中取出了一把匕首,然后躍出人群,向著正在行走的皇帝沖了過去。

剛剛起身的眾人見狀紛紛目瞪口呆,這是要刺殺皇帝?

在那個老者取出匕首一躍而起的瞬間,便有數根散發著強大氣勢的巨弩夾帶著一股勁風激射過來,不過都被老者側身躲過去,只是袖子被射穿,蹭掉了一層皮,沒有傷到根本。

老者附近的人群中有數人拔刀,躍出人群阻攔那位老者。

“滾!”

老者向后拍了一掌,那幾個想要接近老者的大內侍從皆是被一掌拍倒,吐血不止,難以站起。

在這條街道兩旁的數百龍甲神軍精銳持劍沖過來,老者向前奔走,距離皇帝僅有二十多丈的距離。

老者甩出數人把短小匕首,把擋在身前的十幾個龍甲神軍精銳扎成血人,然后一沖而過。老人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皇帝,然后嘴角掛著快意的笑容。

“苓兒,我就要為你和我們的家族、我們的王朝報仇成功了,你還看得到嗎?”老人喃喃自語,手卻未停一點,更加迅速。

在一片嘈雜的驚呼聲中,老人的身形凝固在了天子面前三丈距離外。老人身旁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紅袍老宦官,那位老宦官一掌拍在了老人頭上,老人直接七竅出血,當場斃命。

樓上的楚愁見到這一幕,為老人感到嘆息,他在老人剛開始起殺心還未動手的時候,就知道老人這次刺殺必定失敗,因為暗中他察覺到了四位八品修為的宗師,其中一人更是八品巔峰的修為。

而且,在這長安城內,因為國運濃郁,皇族氣機醇厚,這些一國氣運,可以在皇帝的同意下加持在忠心保護皇帝的人的身上,為之提升一個境界,也就是說,那四人,真實戰力不是三個八品一個八品巔峰,而是三個八品巔峰一個九品戰力的高手!

那個老人,是一個境界穩固的七品巔峰修士,所以失敗了。

眾人見狀平靜下來,不再喧嘩,而那個天子,則是面不改色,嘴角還掛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刺客老人的尸體被人抬走,然后道:“無事繼續,一切照常。”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经典单机四人麻将 天天捕鱼app下载 星悦陕西麻将官方下载 足球北单足球竞彩 标准普尔4321资产配置图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手机广东快乐十分 甘肃快3走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100期 五分*是官方彩吗 江苏新快3开奖结果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下载 炒股的app哪个好 欢乐内蒙棋牌下载 江苏快三一定牛走势图一定牛 排列五近1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