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十里春風街的老人們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東域南方流云國。

流云國算的上是大王朝,位列帝國所轄的上國,王朝內重文輕武,士子公卿天天吟詩賦詞,泛舟清談,氣象萬千。

因為東域的南方,氣候非常濕潤潮濕,雨水多晴天少。而流云國又是南方著名的“雨國”,在流云國內,又有一座大小規模僅次于長安城的揚州城。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說的正是揚州,意思是天下明月的光華有三分,可愛的揚州竟然占去了兩分。歷代文人墨客只要到了東域南部,第一個要去的也是必去的,就是揚州。

揚州亦被稱為“雨霧之城”,此城幾乎晝夜皆是蒙蒙細雨,終日不見陽光,以至于偶有驕陽出現,全城犬吠不止。

常年小雨連綿導致了城內青石板被沖刷的尤為干凈,前來游歷之人入城后就可脫靴赤腳走于青石之上,涼爽且沁人心脾。

對于揚州本地人來說,最為出名的最為向往的,不是名動天下的瘦西湖,不是揚州第一府學的文昌閣,不是從長安城一路修到揚州的那條人造大運河,不是橋橋皆是名橋的二十四橋,而是那揚州城內的“十里春風街”,那條位于揚州正中間的古街,匯聚了東域南部的許多儒士名人,還有揚州的高層官員、上層的名門達貴,都住在“十里春風街”,惹人注目。

流云國身為大王朝,但是其國都在揚州城面前,不值一提。揚州城雖然位于流云國,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割據之城,一城便有近千萬人,和那東極帝國的長安城人數相差無幾。且還有七八座大宗門。其中有兩座宗門都能排在東域前十,其他的那幾座宗門的實力亦是緊隨其后。更為重要的是,這些宗門和當地的名門貴族相互抱團,多有聯系,所以流云國便是動用武力都沒有辦法制服揚州城,這也是揚州城超然獨立的緣故。

十里春風楊柳路,年年帶雨披云。

今天也不例外,天空依舊昏沉沉的,飄灑著細細的雨絲,“雨水和著楊柳青石”的氣息就是揚州的氣息。在那十里春風街上,有人撐著青藍色紙傘快步走著,走了片刻后,到了一戶非常大的府邸,幾個看門家丁望了一眼撐傘之人,立馬行禮然后開門,之后在府內大管家的引領下進入的府邸中堂。

“文穆兄,這么快就來了啊……來來來,坐坐坐!”堂內一位白衣老者見那人進來,就立馬起身笑著讓那人坐下。

“白兄,就莫要開我的玩笑了,我剛剛在處理宗門之事,你就直接飛鴿傳書,讓我匆匆忙忙趕來,是你不厚道啊。”剛到的那位老人掃視了一下大堂,一臉笑容地打趣道,但是心中卻跳了一下。

堂內已經有二十幾人了,幾乎都是古稀之齡,最低的也都年過花甲。平時都是“笑面虎”“老狐貍”的老家伙們,此時大多或眉頭微皺或面無表情,手指輕輕扣著紫金檀木座椅,思索著什么。

白衣老者見這些“老朋友們”差不多都到齊了,也就徹底敞開嗓子,開始說正題。

“各位,我今天把你們叫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是為何,我也就不賣關子,直接說了。”

老人喝了口價值連城的名貴茶水,潤了潤嗓子后,開始說道:“我前天通過某些渠道,了解到了東極帝國要開始對東域動手了。”

眾多老人大多數都有自己的渠道,都知道了這個消息,但是有幾個大宗門的話事人、太上掌門人卻不知道,因為江湖宗門本就不太重視諜子或是一些情報渠道,但是一些大家族卻不同,非常重視各地的隱秘大消息,一旦有風吹草動就會思索一番。

那幾個之前不曉得這個消息的太上掌門人都是眼皮子跳了一下,但仍是面不改色,其中來自某位大宗門的白發黑衣老者開口詢問道:“什么意思?”

白衣老者回答道:“各位都是揚州各大族的老祖宗或是大宗門的掌門人,所以應該知道這幾年東極帝國一直調兵遣將,兵馬運作非常頻繁,其目的明眼人也都能看出來,就是要聯合其余三大帝國,一起打下地域廣袤的中土神州。”

“但是,若是想要有足夠人力物力去打那驚天動地的大戰役,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后方物資保障。而且還不能讓后院失火了。所以東極帝國首先要做的,就是徹底籠絡東域的上千國家和數萬門派,傾東域的兩州之力,去和一個中州對峙。當然,西極之地、北荒之地、南蠻之地也會整頓本土勢力,不管是籠絡還是消滅,最后目的就是保證身后無敵,所以,到時候,就是四地共八州之力,一起圍住中土神州的局面。”

“且不說那遠的,于我們沒甚關系,但人無遠憂必有近慮。東極帝國現在已經開始在北部動兵攻打幾個不聽話的大王朝了。而來到我們東域南部的那些帝國前衛營,現在還沒有什么動靜。但他們動手,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我們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徹底臣服于東極帝國,到時候給他東極帝國拼了命當馬前卒;第二個選擇……各位想必都明白,今天喊大家來,就是詢問一下大家的意見。”

白衣老者說完后,看著眾人或閉目或皺眉的思索,笑了笑,坐下繼續品茶,這茶,他也不是天天喝的,實在是太名貴了,名貴到一百金也未必能買一兩,有價無市。因為這茶有限,喝一點天下九州就少一點。是三百年前的那位“茶仙”親手所植。

“哼!他東極帝國真當自己是東域共主了?!”有位脾氣火爆的大宗門太上掌門人冷哼道,然后越想越生氣地說道:“東極帝國連一個真正的九品蓋世高手都沒有,拿什么讓我們江湖數萬宗門臣服?要是道宮的那位九品宮主說這話,老夫也算服氣,無話可說。但是他東極帝國算什么狗屁?!讓我們當馬前卒?算盤打的倒是好!我玄云宗第一個不服。”

“凌道兄,莫要動了肝火,這件事還要從長計議啊。”最后撐著紙傘到的那位老人搖著頭說道,同樣身為東域前十宗門的太上掌門人,他顯然更為冷靜沉著。

“從長計議?咋的?難道真的要臣服那什么帝國,然后到時候沖在最前面與那中土宗門正面對抗?不是我玄云宗怕了那中土神州的大宗門,而是隨便打幾個月,就讓我玄云宗整個宗門打的從世間消失?我玄凌道可不做這虧死人的買賣。”玄凌道冷笑道。

“白兄,你身為我們揚州十七大族之首,你怎么看?”有位花甲老人捻須詢問,其與眾人也是看著那個白衣老人。

“要說我?臣服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我們去和整個東極帝國抗衡,可能比以卵擊石的結果好一點,但仍是粉身碎骨,所以這也不太現實。”白衣老人說到這里笑著拿起價值千金的古茶杯,品了口茶。

“看來白兄又有妙計了。”一位華服短須老者笑著說道。

白衣老人會心一笑,然后說道:“確實有一計,但是妙不妙,還要看大家了。”

然后白衣老人再次起身,環視了一下在場的二十余人,一臉正容地說道:“現在,唯有一計,就是聯合東域南部的數百國家,一起對抗處在東域北部的東極帝國。而做到這一點非常難,我們之中,缺了誰都不行,我知道你們每個家族身后,都有數十個大大小小的王朝的影子,包括我們白家,身后亦是有不少南部王朝的影子。平時不管我們之間怎么勾心斗角,怎么笑里藏刀,但是,在此時此刻乃至之后的數年甚至是數十年,我們都要緊緊聯合在一起,一起對抗東極帝國,一起同舟共風雨!”

此時,就是脾氣暴躁的玄凌道,心中都微微顫抖,真和那東極帝國對抗?能成功嗎?

這些年,東域各地有多少當年被東極帝國消滅的大大小小的王朝死灰復燃?剛開始有不少重建的王朝都是信心滿滿的,但最終結果無一例外,都被帝國以碾壓般的手段給鎮壓。

東極帝國以氣吞山河、睥睨東域之姿俯視著大大小小的王朝與宗門,能與之比肩的,唯有東域第一宗門道宮了!

“白兄,有沒有道宮的消息?道宮是什么態度?”有大族老者問道。

“道宮放話說是東域之爭他們不參與。”

“那東極帝國的態度呢?”

“四大帝國現在對本土的這幾個超級宗門還是以禮相待,并未有任何侵犯,甚至是不管那些超級宗門要不要,這些帝國都給了他們更多的便宜行事之權。”白衣老人不再飲茶,慢慢撫須說道。

“我倒是聽說我們東域有許多大一點的宗門都直接表明態度投奔于帝國了,其他三地應該亦是如此,肯定都想著先拖住再說。反正攻打中土神州已是幾十年后了,這中間變數太多了。”有一個大族老祖說道。

“變數?除非他們宗門誕生九品境界的修士,不然就算是八品巔峰的,敢單獨做亂,都會被帝國鎮殺。”又一個大族老祖對那些直接表明態度的宗門或王朝感到不屑。

“二十年內,四大帝國就會攻打中州。”白衣老人拋出了個消息,然后補充道“這是比較準確的時間。”

“什么?二十年內?!”眾人幾乎沒人知道這個消息,在他們看來,最起碼要四五十年后才會打中土神州,沒想到二十年內就打!

“因為這一代江湖上的年輕人發展的太快了,太多驚才絕艷之輩,太多變數了,搞不好四五十年后,天下能再增多七八個九品蓋世高手了,那時候,那些人一起的話,誰能阻擋?四個帝國皇帝的腦蓋子還不是說沒就沒啦?以為躲在皇宮內有一國氣運鎮壓四方就能無憂啦?不行啊!只要有四五個九品蓋世境界的修士,入帝國皇宮如閑庭信步。”白衣老人知道的顯然很多,性格又比較樂觀,此時忍不住打趣道。

“既然如此,那就同心協力,支撐到二十年后四大帝國攻打中土神州,那時候東極帝國對我們南部已是有心無力,不會再顧及我們了。”一位原本還有些遲疑的大族老祖宗此時開口說道。

其中有一半的老人之前都遲疑不定,此時知曉那些帝國何時攻打中土神州后,紛紛定下心來。

“好。同心協力!”眾多老人紛紛起身說道。

“來,飲茶。”白衣老人拍了拍手,許多女婢端著那千金難求的茶水走了進來,為這些老人斟茶。

眾多大族老祖宗或是大宗門太上掌門人都幾乎沒有嘗過這種身為白家的傳家寶的茶,此時紛紛眼前一亮,笑瞇瞇地舉杯然后細細品味。

此時雖人人都看著清香四溢、名貴至極的茶水,但心中想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武汉麻将 融盛在线配资 股票行情数据怎么看 熊猫麻将挂 哪里有贵阳麻将群 3d试机号最近30 招商证券理财平台 江西11选五组选走势图 真人填大坑手机游戏下载 福州麻将官方版 十一选五辽宁一定牛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黄大仙 棋牌游戏大全真金棋? 广东十一选五高手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江苏7位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