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秦山之地葬故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一劍歸來時,晨光熹微,東邊泛起魚肚白。

趙芷水站在楚愁身旁,一臉肅穆。在楚愁起劍時,趙芷水已經醒了過來,她連忙找到楚愁,然后便一言不發。

因為她從楚愁的那一劍中,感受到了悲傷不平的劍意。

“你溫叔叔這輩子其實都是向往著江湖的。可能直到將要離去時,才徹底放下江湖,徹底退出江湖。”楚愁望著床上那具蒼老佝僂、滿頭蒼白頭發的老兄弟,輕聲說道。

“溫叔叔既然向往江湖,為何不和師父一樣走遍天下?”

“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把所有事兒都做到完美,上至帝國天子,下到販夫走卒,都會有遺憾。即便是師父武功蓋世,依舊有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活在世界上,做好一件事,把一件事做到完美就很好了。人們為此就要取舍,這一點,我不如你溫叔叔幸運。”

“師父,溫叔叔是放棄了江湖嗎?”

楚愁聞言堅定的搖了搖頭道:“沒有。你溫叔叔的江湖就是阿梅姑娘,阿梅姑娘對于溫叔叔來說,甚至不止是一座江湖,而是整座天下。所以你溫叔叔當年才能走了數千里江湖后又返回原地去找阿梅姑娘。”

“但他心中,還是希冀著江湖的,所以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我也算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只是……我就不應該直接來見他,他見過我后,就徹底松下了心中那一股吊了多年的氣,不然你溫叔叔還能多活幾年。”

楚愁有些苦澀,但是再次看到溫久微微揚起的嘴角和枕邊拿一根木簪子后,臉色恢復平淡。

“其實,他的意愿正是如此,若不是有我,可能在幾十年前阿梅姑娘走的時候,他也跟著走了。我應該他葬在阿梅姑娘的墳墓旁。”楚愁說道。

“師父,你知道阿梅嬸嬸的葬處嗎?”趙芷水有些好奇。

“嗯。”楚愁點了點頭。在那一晚他和溫久兩人一起御空飛行的時候,溫久帶著他去了阿梅的墳墓上空,但是溫久沒有和楚愁一起下去見阿梅,因為溫久說,現在天色晚了,不適合打攪阿梅,阿梅可能已經睡著了。

當時溫久還笑著說,若有一天他不在了,一定提前請人在這兒挖一座墳墓,他要葬在這里陪著阿梅。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楚愁把溫久的尸體用內力輕輕托起,然后帶著趙芷水御風而行,來到了秦城郊外秦山山腳的那一處阿梅的墳墓。

這里一面有山,一面有水,兩面則是視野開闊的平野,景色宜人,風水很好,非常適合下葬。

楚愁用道家天眼打量著四周,看到許多氣運飄散四方,以前有所為的風水大師說過秦山山腰適合葬人,是因為有遠古真龍隕落在此,龍氣升騰,可以保黃泉路上的平安,一路到奈何橋都安然無事。

楚愁一看便知,這里不是什么遠古真龍隕落的地方,不過卻有一國天子在此隕落。他推測,死后多年還能有這等龍氣的,唯有大秦王朝巔峰時候的幾位天子中的一位,只是世人至今還未發覺那座帝國陵墓到底在秦山的何處。

到了此地后,楚愁帶著趙芷水來到了阿梅的墳墓前,這里方圓幾里地,種的都是油菜花,此時正直花開時。眼前一片金黃,花香四溢,蜂蝶互相嬉鬧于一瓣瓣的黃花間。

“阿梅姑娘,我把溫久這小子帶來了。他也真是的,讓你等這么多年……哎……其實阿梅姑娘,你也別太怨他,他是因為等我才讓你久等了。”楚愁對著那座無雜草的墳墓微微笑著說道。

說罷,楚愁扭過頭,一臉木然,隨后是平靜地拿著自己的長劍開始在一旁的地面挖了起來。

趙芷水亦是默默無言,抽出腰間的長劍,跟著師父一起挖了起來。

將近一個時辰后,兩人已經挖了一個長一丈,寬半丈、深一丈多的土坑,然后兩人一步躍出這個大坑。

“我去去就來。”楚愁對著趙芷水交代了一聲然后身形一閃而逝。

一盞茶的功夫,楚愁回來了,身邊多了個一人高的棺材。

楚愁顧不得腳下土地究竟臟不臟,直接一下子躺在土地上,躺在溫久的身旁。

兩人皆是頭朝天,一如當年那般。

年輕時候,兩人走在荒郊野外的偏僻之地,有時候實在是累的走不動了,就直接躺在地上,一起看著藍天白云,若是正是晌午時分,陽光強烈,兩人就閉上眼睛,嘴里叼一根狗尾草,一起沐浴著溫暖的陽光,夏天太陽毒辣的時候,就找一棵大樹,然后躺在樹干上,望著頭頂密集的樹葉子,伴著涼風插科打諢一番,兩人不亦樂乎。

不過對于兩人來說,最舒服的還是直接躺在松軟的土地上,要是有青草了更好,更舒服,沒有的話,也不會覺得硌得慌,因為兩人都適應了,以至于有時候在客棧躺一些比較軟的床都覺得渾身不舒坦,徹夜失眠睡不著。

“楚小子,一會兒到了前面那座郡城,你得請老子吃飯!”一位褐衣年輕人躺在土地上,悠閑的枕著胳膊翹著腿,他瞥了一眼身旁那個躺著的年輕同齡人說道。

“為啥又是老子請吃飯?溫久,你大爺我才請過!”另一個一襲青衫的年輕人嘴巴里叼著一根狗尾草,平躺在土地上,罵罵咧咧地說道。

“呸!楚小子,老子每次請客,請你一次花的銀子都抵得上你請我三次了!”褐衣年輕人不滿地說道。

“得得得!打住!我楚問道可是要問鼎江湖魁首,成為一代大劍仙的人物,豈會在乎這一點點銀子?請就請!”青衫年輕人雖然語氣滿不在乎,但是嘴角抽搐了幾下,明顯是覺得肉痛。

“你要真能成為天下江湖公認的大劍仙,我溫久改名成溫不久!”褐衣年輕人嘲諷道。

“到那時候,誰還會記得這個賭約?”

“我肯定會記得的!前提是你小子能夠做到我說的那一點!”

昔年的豪言壯語和插科打諢還在耳畔回蕩,楚愁望著依舊如當年那般蔚藍的天空,潔白的云彩,嘴角微微翹起,說道:“溫不久,一路走好。愿你和阿梅生生世世皆是青梅竹馬,皆是兩小無猜。”

片刻后楚愁起身,和趙芷水一起抬著溫久的尸體,把溫久放入了打開棺蓋的棺材里,然后再望了一眼溫久的面容,最后合上棺蓋,兩人抬著棺材,將棺材放入了土坑中。

一炷香的功夫,兩人把土坑用土填滿。然后楚愁用劍氣刻了一塊墓碑,放置在了阿梅和溫久兩座緊緊相連的墳墓的中間位置。上面有幾個大字,寫著“溫久與阿梅之墓”。還有一豎排小字“祝愿兩人千年好合,萬年仍愛”。

看似平平淡淡,卻滿含了楚愁的一片真心祝福,若是有劍道宗師望見這十幾個字,肯定要覺得刺目無比,因為這其中的劍意,實在是太濃厚了。

正是這股劍意,可以使這方圓幾丈的范圍內,百年不生一片雜草。

楚愁取下腰間的酒葫蘆模樣的酒壺,然后在新墓前澆下整壺酒水。

楚愁先讓趙芷水踩著自己的長劍飛了回去,他自己則在這里一直立著,望著這塊新墓,不知想些什么。

趙芷水一直在溫久的那條小巷子中等待著師父回來,直到黃昏的時候,楚愁才拖著長長的影子,踩著被夕陽映的金黃的地面歸來。

“師父……不要傷心了……”趙芷水站在門口,一臉擔心的說道。

楚愁有些無神的眼睛此時回過神來,望著趙芷水那一雙很像那位令他難以釋懷的女子的眼睛,輕輕笑著,聲音沙啞地說道:“好的。”

趙芷水聽著這沙啞聲的音,只覺得師父很像老了許多般。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正版豪利棋牌网址是多少 玩秒速赛车五码技巧 qq游戏有天津麻将吗 山西快乐10分即时走势图 欢乐真人麻将 快速赛车8码 3d开奖号试机号 排列5预测最准十专家预测 东京快乐8官网 十二生肖论坛资料准 我要下载qq麻将 31选7今天中奖号码 沪深股票价格排名 体彩顶呱刮下载 陕西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南粤36选7更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