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道子!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楚愁為溫久守墓三天,期間趙芷水來過數次,待了一會兒后楚愁都讓她先回去,每次直到很晚楚愁才回去。

趙芷水早已學會做飯,只是之前沒什么機會去做,這幾天卻是她一直在做飯,每次楚愁回來,都能吃上熱乎飯。

第四天的時候,楚愁帶著趙芷水最后一次去看了溫久。

“阿梅姑娘,讓溫小子好好照顧你,要是對你不好,你就托夢給我,讓我好好罵他一頓!”楚愁對著阿梅姑娘的陵墓笑著說道。

然后楚愁呼出一口氣,朗聲對著溫久陵墓揮了揮手說:“溫小子,走了!”

然后楚愁扭頭帶著趙芷水向遠處走去,楚愁背對著那兩座墳墓,揮著手,直到身影消失在遠方天際處。

待走到遠處時,楚愁又回過頭,望著遠方在清晨昏暗天幕處隱隱露出的秦山,目光深沉。

“過盡千帆看遍萬水,歸來仍是如初模樣。”楚愁面無表情,不知心中究竟是喜怒還是哀樂。

東域北部。

此時幾乎皆是東極帝國的精銳甲士,遍布北部的三百多個王朝,盡管許多地方仍有不小的反抗,但是北部的大勢已然在東極帝國的手中了。

在東極帝國中,百姓仍是安居樂業,除了那一次西楚王朝靠著精銳鐵騎突襲殺入了帝國以內八百里,再沒有一支其他王朝的騎兵能夠靠近帝國外的百里土地。

在東極帝國中部靠近帝都長安城的太華山下,有一座小鎮子,鎮子里住著一戶貧寒人家,這戶人家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年邁多病的父親,一個是正直豆蔻年華的年輕女子。

在這名女子剛剛出生時,母親就因為患上沒法治愈的絕癥而去世了,而她的四個哥哥兩個姐姐也相繼去世,周圍不少人背地里都說是她害的這一家成了這幅模樣。她雖然傷心,但是卻沒有反駁,因為她知道,她一旦反駁了,鄉里鄉鄰的只會在背后更加說她。她不怕別人的閑話,但是她怕牽扯到她父親。

她靠著去太華山旁邊的一些大山采藥賣藥為生,日子過的雖然苦,但是也算充實。偶爾采得一株名貴古藥,更是抵得上她一個月的辛苦汗水,能讓她給父親買一些稍貴點的藥。日子就這樣平淡如水的度過一個個春夏秋冬。

前一段時間,她在上山采藥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自稱是來自渭華古城郊外無名小山丘的年輕道士,那個道士發現了一株不錯的藥草,準備采摘,但是看到她也是采藥的,就主動讓給了她。但她哪好意思接手拿走?雖然窮,但是氣不短,這點道理她從小就知道,她小時候父親還沒有病倒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她在私塾聽過夫子授業解惑,所以算是小半個讀書人。

那位年輕道士也沒有刻意強求,只是笑著說與姑娘同行一段路,若有什么意外,也可以護姑娘周全。

盡管那座大山緊鄰道宮所在的太華山,沒有什么大妖,但仍是有一些毒蛇猛獸,畢竟道家追求道法自然,返璞歸真,不去刻意絞殺那些在山下凡夫俗子看來是害人的生靈。

“我叫翠溪,可以喊我翠姑娘。”她笑著說道。也算是對這名年輕道士那一番好意的回應。

“翠姑娘好,我叫慕容遠鶴。”那名年輕道士認真作了一楫說道。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過了一段時間,她在她家所處的小鎮子上賣藥的時候,又遇到了那位年輕道士。

那位年輕道士身穿一件干凈的道服,背著一個竹子編的簍,竹簍里面有一些草藥,看來也是賣藥的。

慕容遠鶴遠遠地便看到了那名幾天前偶遇的女子,顯然是有些訝異,然后笑著走了過去。

“姑娘,好巧呀。”慕容遠鶴笑著說道。

翠溪點了點頭,面不改色的說:“是的,道長,你也是來賣藥的嗎?”

“不是,我只是路過此地。”慕容遠鶴搖了搖頭。

“翠姑娘,你這些草藥質地都很不錯,應該不愁賣的……”慕容遠鶴瞥了一眼翠溪腳下平鋪在地面上的那些草藥,有些疑惑。

翠溪苦笑了一下,道:“習慣了。”

慕容遠鶴雖然天天在山上修煉,這是第一次下山,但是他師父慕容終燕自從收他做親傳弟子后,就一直給他講一些山下俗事,他記住了許多,此時看面前姑娘的神情,猜出了這位姑娘身上肯定有故事。

但他一直對“俗事”不解,此次下山就是為了弄明白何謂“山下俗事”。

他之前一直是太華山上北道宮的一位雜役弟子,幾年前來了個少年郎模樣的道士,他是第一個見到的,因為那個道士是一步步走上山的,那時候他正在道宮門口掃地,見到了那人身穿道宮輩分極高的那種道服,所以記憶猶新。

那人見到他的第一眼,就要收他為徒弟,他不知所以,直到后來那人成了北道宮的宮主,他才幡然醒悟。原來此人是老宮主的親傳弟子。

那人叫慕容終燕,收他為徒后他改名為慕容遠鶴。之前他一直沒有正式的名字,因為他一出生就父母雙亡,是被當時下山游歷的一位道宮內門弟子撿回去的。

“翠溪!翠溪!翠溪!”遠處跑來了一個身穿粗布麻衣的年輕人,他一臉焦急,有些氣喘吁吁地說道:“你……你父親……你父親他快不行了!”

“什么?!”翠溪張大嘴巴,用手捂住嘴,然后快步跑回去了。

那位年輕人對著慕容遠鶴著急地說:“這位道長,請您幫忙照看一下翠溪的攤子,我去跟著她!萬一她再出了什么差錯!”說罷,那位年輕人急匆匆地離去了。

慕容遠鶴點了點頭,然后就立在攤子前,照看著攤子。

他望著那名女子匆匆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沒有失去至親的經歷感覺,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但他看到那名女子離去時的那種絕望無奈恐懼害怕的眼神,他有些懂了。

此次他下山游歷,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遠離太華山,因為他如今身為道宮宮主的親傳弟子,也就是道子,卻只有一品境界的修為。

這在道宮自從萬年前創建,到如今,屬于還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哪怕是慕容終燕這種為情所困的,之前百歲之時還是七品境界。但慕容終燕在他在年輕時候卻是鶴立雞群,如星辰般璀璨。歷數百代道宮傳承,不管哪一代的道子,都是驚才絕艷的存在,只有這一代的他,慕容遠鶴,是連東域那些三流門派的嫡傳弟子都不如。這讓他自愧不如,哪怕師父,師祖,還有那些師兄弟們從來不說他,不怨他,但是他仍是羞愧難當,不想再北道宮待下去,只好下山游歷。

他不知道師父為什么收他為徒。他想是這樣的,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在山上二十余年,從識字起,他就開始讀道家經典,讀了有二十年的經書,每次打掃完道宮門口那片屬于他的地面后,就開始鉆研道家經典。可能是這一點才讓他師父高看他,收他為徒。

他成為道子后,雖羞愧于自己實力不高,但卻也沒有過多自卑,更沒有小人得志后的自負。

此時他望著一塵不染的天空,輕聲說道:“禍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闲来长沙麻将微信群无押 山西快乐十分吧 四人麻将单机下载 教育网络平台怎么赚 内蒙古快3预测软件下载 今晚的3d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期权与股票指数期货有哪些不同 捕鸟达人手机版游戏 68uccom豪利棋牌 北京赛车pk10前三 中国股票指数 财神捕鱼966棋牌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地址 老快3开奖结果江苏360 吉林一定牛快3走 李逵劈鱼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