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值得一生守護的東西!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中州墨蘭國,位于中州東部,是一座比較大的王朝,這個王朝國力強盛,經濟繁榮,盜匪遠遜于一些小王朝或是弱王朝。在墨蘭國,最為出名的是一種名為蘭墨的墨汁,這種墨汁春夏秋冬皆是飽滿無比,不會因為季節的變化而使其質量發生變化。這種墨汁在墨蘭國售價不貴,尋常士子都能用得起,但是放在別的王朝,價格肯定要向上翻幾番的,甚至在某些距離墨蘭國遠一些的王朝,蘭墨汁的價格都是賣出十幾倍的天價。

“這墨汁雖然算不上豪奢墨汁,但是卻也非常實用,在一些王朝,這種蘭墨幾乎能與那些豪奢名貴的墨汁比照。”

一位一身儒衫的年輕人一手負后,一手提筆蘸墨,大開大合的揮毫,儒雅氣息中又透出濃濃的瀟灑的氣概。

他此時屏氣凝神,抬起右胳膊,在白宣紙上寫下一些正楷,字跡規規矩矩,即便是讓書法大家來鑒賞,都會忍不住拍手叫好。

一旁有一位女子嘴角帶著美好的笑意望著他那認真的側臉。

還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踩在一張小板凳上,好奇的看著這個待他們如父親般慈愛的男子寫字。

“兮婉,如何?”片刻后,儒衫男子呼出一口氣,退出了那種全神貫注的狀態,扭頭溫和的笑著說道。

慕兮婉點了點頭,有些臉紅的說道:“念玉,相比你寫的字,我更喜歡你寫字時的身形和神態。”

“哈哈,那我以后每次寫字,都記得喊著你。”孔念玉此時已經不像剛認識慕兮婉時那般羞赧羞澀了,心態漸漸恢復沉穩活潑。反倒是慕兮婉,有時候說話還會臉紅。在愛情里,剛開始一般都是男子膽小,但是后來往往是女子變得更羞赧膽小。

慕晴朗和慕晴朗探著小小的腦袋,眨著眼睛望著慕兮婉,不知道自己娘親為什么臉紅。

“走,帶你們去吃糖葫蘆去!聽說這兒的糖葫蘆,可是有十幾種類型的。”孔念玉望著慕晴朗和慕晴樂,笑著收起筆墨,領著他們出去吃東西去。

“兮婉,走吧,一起出去轉一轉。”

“嗯。”

兩大兩小手牽手一起從客棧走了出去。他們一行人這兩年來,走過數個小王朝,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大王朝。雖然現在所處的古城不是什么都城,但是卻也算是一處經濟中心,人來人往,叫賣聲不斷,到處都是嬉鬧聲。

墨蘭國位于“天江”以南,屬于江南地域,此時剛好是二月季節,萬物復蘇,春風輕拂,到處都是生機勃勃的場面,許多偏僻地方的窮苦人家也終于不用再擔心被凍死了,溫暖的春陽照射入他們的心中,給他們以溫暖。

鶯飛草長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

春天這個清風明月般的季節,此時剛剛開始,藍天上也開始出現各式各樣的紙鳶。

“晴朗,晴樂,想放紙鳶嗎?”孔念玉笑著問道。

“要!我們要放!”

慕晴朗嘟囔不停,慕晴樂也是有些驚喜開心。去年慕晴朗和妹妹慕晴樂一起在娘親和這位孔叔叔的帶領下,放過一次紙鳶,當時就覺得意猶未盡,但是因為他們比較懂事,所以當時也就沒有再嚷嚷。現在機會來了,他們兩個興奮無比。

清晨的煙霧迷蒙此時已經被柔軟細長的春風拂散,一根根嫩綠的柳枝條也抽出了軟綠的嫩芽,嬌嫩無比,伴隨著東邊刮來的春風,在空中輕快地舞者,搖動著。

走到城郊時,周圍樹木驟然增多,大大小小的溪流也顯現出來,小溪邊長滿了垂柳,垂柳下盡是可愛的小草,亦是剛剛從土地中冒出頭來。

孔念玉不禁有感而發:“新年都末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春山暖日和風,楊柳清溪岸旁,鶯啼燕舞,小橋流水飛紅。”

慕兮婉疑惑問道:“這是詩還是詞?”

孔念玉看著一臉茫然的慕兮婉,噗嗤一笑道:“不是詩也不是詞,自己編的,算是詩詞吧,怎么樣,還可以吧。”

慕兮婉聞言點著頭一掩嘴陣輕笑。

岸芷汀蘭,郁郁青青。

四人走至城郊后又走了片刻,終于來到了一片空曠的平緩之地,然后取出剛剛在城內購置的兩個風箏。

孔念玉帶著慕晴朗放風箏,慕兮婉則帶著慕晴樂一起放風箏。

天藍紙鳶飛,云白笑人間。

這個地方有春風不時拂過,紙鳶很快就飛上了天,那是兩只燕子模樣的紙鳶,若是不知情的人不注意的話,還真會把那兩只仿造的燕子紙鳶當做真正的燕子。

有幾只銜著春泥的輕燕翩躚的飛過他們四人頭頂,那幾對小小的眼睛骨碌的轉了轉,好奇地瞥向一旁的那兩只燕子紙鳶,但是卻未停留,急匆匆地就飛向燕巢去了。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兮婉,你看,這兩只紙鳶,像不像兩只春的精靈?”孔念玉抬頭望著那隨風翩躚輕舞的紙鳶,微微笑著問道。

慕兮婉睜大眼睛,說“我覺得更像是兩只追尋心之所向的小燕子,但是卻被一根線就給束縛住了。”

“兮婉,你有沒有什么‘心之所向’?”孔念玉突然問道。

慕兮婉聞言睜大一雙漂亮的眼睛說道:“之前沒有……”

孔念玉一臉疑惑。

慕兮婉驀然展顏一笑,說道:“自從遇到你之后,有了心之所向。”

“什么?”

“這個答案很長,我想用一生去回答。”

孔念玉深吸一口氣,然后和慕兮婉緊緊相擁,他眼眶濕潤。慕晴朗和慕晴樂看到了一臉緊張,正準備問他,但是孔念玉笑著做了個“噓”的手勢。

此時,孔念玉的心中滿腔浩然正氣,他覺得,“吾輩書生善養浩然氣”中的浩然氣,此時已經注滿胸膛。

他有了值得他一輩子要去守護的東西!有了可以用生命去捍衛的東西!

遠處的空中,比紙鳶還要高許多的空中,白云之上。

有一位老者面帶微笑,欣慰無比。

“這么多代的儒府府主,雖然都像樣,但是這一代的,卻是甚和吾心啊!”老者正是儒家至圣先師,他點著頭一臉笑意。

隨即,微微輕嘆。

用微不可聞的聲音低聲說道:“是比我們都強……”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欢乐棋牌城官网下载 江西11选5任5一定牛走势 配资平台导航 财神棋牌APP官方版下载 南京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德国赛车合法吗 pk10走势图教程 神来棋牌下载地址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 股票查询 捕鱼来了刷弹头技巧 微乐贵阳麻将下载安装ios 山东20选5开奖号走势图 中国股票指数多少点 唐山港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