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滿臉盡是雨水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江南,四季陽光不燥,微風剛好。

燕兒環繞綠樹青草追逐嬉鬧,微雨飄飄灑灑斜落大地,濕潤的大地孕育著行走在它身上的眾生,造就著不同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楚愁獨身走在大街上,依舊是一襲青衫。在云雨國國都,雨愈下愈大,不過來來往往的行人并沒有因此而稀少,只是撐著一個個油紙傘,步伐加快了些。

楚愁沒有撐油紙傘,任憑天上的雨水打落在那襲青衫上。不大一會兒的功夫,青衫盡濕。

云雨門,如今仍舊存在,只是沒落無比。十年前的那場變故,讓云雨門最有希望的那一位嫡系傳人失蹤,而后云雨門又遭到仇家聯手襲擊。若非最后關頭云雨國天子突然發兵,幫助云雨門,那么云雨門便在十年前就煙消云散了。

雖然沒落,但是云雨門宗門的位置還是在云雨國的國都中,與之前沒有太大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小了不少。那些被云雨國皇族收去的地方,算是云雨門的一點報答。

天空陰沉無比,烏黑的云朵擠滿了天空,讓人喘不過氣來。風也越刮越大,夏日的雨,隨時都可能由毛毛細雨變化為傾盆暴雨。

果然,本來緩慢變大的雨水,在一道驚人的閃電劃過蒼穹和一身悶雷震動寰宇后,霎時間便是傾盆暴雨,如同江河湖海從空中倒灌般,無盡的雨幕砸向人間,雨水早已由點連成線,又由線連成卷珠簾般的層幕。

路上行人終于減少,販夫走卒、富紳達貴以至于負責皇都安全的一些便衣甲士都紛紛找地方避雨。

茶館酒樓、米館面館都擠滿了路人,人們紛紛伸頭瞪眼望著屋外樓外的大暴雨,然后或面面相覷,或互相打招呼說話,好生熱鬧。

楚愁對漫天而落的雨水沒有感覺,他仍獨身一人在街道上行走。

從西極之地飛到東域,用了數個時辰,現在西極之地還沒有天亮,趙芷水仍在睡眠中。

從楚愁第一次返還云雨國云雨門門外的那條小巷后一直到如今,他每十年,就會回來一次,回到那條他永生永世都難以忘懷的小巷子。

那條巷子如今仍是破敗無比,寥寥幾戶人家在那兒住著,而且天天都是門扉緊閉。

楚愁緩緩走著,走著。

一些大街旁的屋樓內,有些眼尖的人看到大街中間竟然還有人不撐傘走著,并且不是什么可以讓“雨不近身三丈”的江湖高手,所以都覺得那一襲有模有樣的青衫男子,是瘋子,是傻子。

楚愁那敏銳的感知力,此時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緩緩地走著,對于那些指指點點和斜眼諷刺毫無反應。

他一直走著,路過了云雨門,路過了當年很熟悉的一些建筑,但他都沒有多看一眼,只是一直走著。

終于,他停下了腳步。

他在街道盡頭,轉動身子,望著面前的那一條連接大街,曲曲折折的小巷。

他站在小巷口,久久佇立。然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邁入小巷。

他走的更慢更緩了,而且眼神早已不復平時的淡然和平靜,但也不激動,不熾熱,不閃爍光芒。只是帶著回憶,帶著一絲憂愁悲傷。

他走著看著,沒有意氣風發的昂首挺胸,沒有歷盡滄桑的負手而行,只有像尋常百姓那般,雙手抄在袖子里面,微微弓著腰,煢煢而行。

小巷子還如當年那般,青苔遍布,寂靜冷清。

雨水猛烈的敲打在小巷人家的屋檐上,發出“噼里啪啦”的時而清脆時而沉悶的聲響。

楚愁繼續走著。

仍舊是三十四步,他不多不少的走到了那個地方。

那是一戶人家,此時木門緊閉,仿佛數十年都沒有開一般,那木門看著非常腐朽,在暴雨大風的沖刷洗禮下,不斷吱吱呀呀斷斷續續地響著。其實這兒的確幾十年都沒有住人了,昔年有一家三口在這兒住著。兩個老人和一個年輕賣花女子。本是美好的一家,但有一天,那一戶人家的年輕女子突然消失,數年的尋找未果后,那一對老夫婦徹底心如死灰,不久便一起撒手人寰。從此,這兒就沒有人來過,沒有人再在這兒買花了——那名賣花女子昔年賣花時有一些人還是偶爾會來的。不過,還是有一位昔年的買花人會來這兒的。

暴雨越來越大,猛烈的大風,吹過人間,發生鬼哭狼嚎的聲響,吹得天地晝夜顛倒。楚愁就站在那兒,如同被人定住了般絲毫沒有動,呆呆地望著木門旁的那片空地。

久久地佇立后,楚愁把手從長袖中拿出,隨意在滿是雨水的臉上抹擦的一把,然后雙眼放出光彩來,笑意盎然地對著那片空地說道:“姑娘,我買花,對,還是老樣子,要白丁香。”

他的目光中,仿佛映出了一道纖瘦的身影,跨越了時空般出現在他眼前。

他不敢眨眼睛,怕這片刻的幻境消失。但那道纖瘦的倩影只出現了一瞬,然后就消失了。恍惚間,他仿佛看到了那道身影,那張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龐對他笑了一下。

他收起笑容,臉上沒有什么凄慘的神色,只有尋常人在尋常情況下的尋常的平靜淡然。

天下九州這么大,四海皆可作為家,但他只有在這兒,才能尋到心靈的棲息地,靈魂的安放處,只有在這兒,他才能全身心的放輕松,全身心的進入那夢幻般讓人難忘的過去的回憶。那回憶,雖然苦澀、無奈、落寞、茫然,但卻是無比美好,這種令人神往的美好,深沉地沉淀在楚愁的心中。

楚愁平靜地望著面前那一塊兒空地,那一塊兒昔年會有一名女子搬著個小凳子坐著賣花的空地。視線被雨水打模糊了,他卻仍然不眨眼,風吹過他的臉龐,他還是不眨眼。

他怕萬一那名女子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瞬間他眨眼了,看不到了怎么辦?

他一臉靜謐,渾身濕透,樣子狼狽不堪,若是有人見到這幅場面,絕對不會相信楚愁是一位九品巔峰境界的傳說級存在。

雨越下越大,風越刮越大。

楚愁從袖中取出一支保存了百余年的已經枯萎的丁香花,有些得意地說道:“姑娘,這白丁香,我可一直保存著呢,怎么樣,我厲害吧?”

說罷,楚愁只覺得臉上的雨水,突然間,更多了。

滿臉盡是雨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哈灵浙江麻将苹果版怎么下载 北京pk10最好预测软件 姚记棋牌1783 青海快3今天 辽宁35选7一等奖多少钱 河北20选5下期杀号推荐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 公告天津快乐十分 广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30选5玩法 闲来江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欢乐彩票app官网下载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股市股评 南宁麻将规则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