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不一樣的江湖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下江湖,宗門無數,大大小小,交相輝映。

有那神仙般高高在上的上三品境界修士,自然就有在江湖底層摸滾打爬或是沉默無語的下三品修士。

江湖天天都有血雨腥風,只是事情大小、影響遠近的區別。

江湖雖然不止有打打殺殺,還有其他許多東西,但打打殺殺算是江湖的主要旋律。俗話說的好,“不打不相識”,打架是江湖人的家常便飯,尤其是一些底層江湖人,對于這些基礎數量最為龐大的江湖底層的人們,一旦打架,就避免不了掛彩,嚴重的會重傷甚至當場被打死。

各地都有朝廷管轄,但對于江湖來說幾乎沒有什么束縛力,能夠束縛各個地方江湖人士的唯有當地的江湖門派——當然,四大帝國除外,中州更是除外。

在中州,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不少,而且基本上都是在人多的場合容易發生摩擦,而且一點起了摩擦,因為人多的緣故,都下不了臺面,江湖最講究的除了義氣,便是臉面了,所以人多地方的一點小摩擦就能讓兩個不惑之年甚至天命之年的中年漢子動手。

此時,中州某處小王朝的某個城鎮的酒樓中,就發生了一場摩擦。

起因很小,只因為酒樓二樓的一桌子喝酒的人,一時喝盡興了,說話嗓門大了些,吹了一些牛皮,然后惹得一樓的一桌子漢子不高興,上去說讓二樓的那一桌子酒客聲音小一些,誰知二樓的那一桌子上有個人喝多了,說了幾句糙話。這就讓本就不開心的上來提醒的那個漢子更不開心了,然后便開始口角咒罵,然后兩桌子的人紛紛拍案而起,在酒樓二樓互相怒目相視。

這個時分已然落照,是傍晚時分,正是酒樓中生意興隆的時刻,酒樓滿當當的坐著幾十號江湖漢子,他們現在見到可能會有一場架要開始打了,紛紛興致勃勃,都瞅著那兩群瞪著眼睛的江湖漢子。

他們之前也都非常煩感二樓那一桌子酒客的大聲喧嘩,但奈何那一桌子酒客在這個小鎮頗有些實力和名氣,所以知根知底的眾人都沒有什么動作,但那一桌子年輕一些的劍客顯然是從別的地方來的,所以不知道底細,而且又仗著自己有些實力有些本事,便敢“挑事兒”。

確實,江湖雖然看地位,但是江湖地位怎么來的?自然是拳頭硬,刀劍狠的人才有地位。這七個外鄉來的年輕劍客自恃劍法不低,所以才敢對那五個腰粗膀園、身形彪悍的虬髯中年漢子怒目相視。

這七個劍客的手都放在了腰間佩戴的長劍上,隨時準備以最快的速度拔劍,用最狠的劍法出劍。而那五個粗獷的漢子也都緊握拳頭,銅鈴般的大眼睛圓鼓鼓的瞪著,仿佛目光都能殺死人一般,尋常人家的小孩子要是看到這種殺人般的眼神,估計都要被活活嚇哭,天天做噩夢。

“怎么?你個幾個毛都沒有長齊的瓜娃子想要挑事兒?”站在最中間的那位人高馬大的中年漢子用粗獷的聲音大聲問道。

那幾個劍客明顯血流往臉上涌去,他們大多都是三十歲的人了,竟然被這個比他們只大了十幾歲的人說成瓜娃子,而且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的這么理所應當,他們心中怒氣更大了!還有一股羞恥感涌上心頭。

同樣是站在七位劍客最中間的那位灰衣劍客大聲回應:“倚老賣老的東西!怎么?想和我們比劃比劃?”

這話倒不像專門說給對面那幾個漢子聽的,更像是說給周圍那些江湖看客的,果然,其余劍客此時臉色明顯緩了一些,然后挑釁般的看著對面的那幾個“倚老賣老”的中年漢子。

那個身形高大的漢子瞧了瞧身邊摩拳擦掌的同伴,而后不屑地望著面前的那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嘿嘿!就憑你們幾個?”

身形高大的漢子話音剛落,便抬起右腳,一腳踹了過去!

哪怕那幾位劍客有打架的準備,但沒想到對面的那位中年漢子竟然如此直接!所以那位站在七位劍客中間的那位灰衣劍客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那位身形高大的中年漢子一腳踹飛!

灰衣劍客倒飛出去了七八丈,狠狠地砸在酒樓二樓角落的那張桌子上,把那個本就不怎么結實的木桌給直接撞得零散,還好那個酒桌的江湖中人反應快,提前避躲開來,不然可能就會受到“牽連”。

其余六位劍客見自己同伴竟然真的被打了,頓時反應過來,紛紛怒喝著出劍,向著那幾個已經出拳出腿的中年漢子劈去。

這個架就這么開打了。

那幾位中年漢子明顯修為高一些,一身內力縈繞在拳頭上,不時和那些劈頭蓋臉而來的長劍相碰,發出“當當當”的聲響。不過那幾位劍客仗著手中的長劍和人數多了兩個,倒也彌補了實力的細微差距,可謂是勢均力敵。

雙方很快就扭打在一團,酒樓的掌柜的一看那幾位鎮子上稱王稱霸的漢子竟然動起了手,眼神絕望,他根本不敢阻攔,也阻攔不了,只有灰喪著臉看著二樓那些桌子椅子不斷的被摔倒或的人砸爛或是被人當做武器掰爛,亦或是直接被那些外鄉劍客的長劍劈砍的道道痕痕的。

觀戰人群中不時發出喝彩聲,因為酒樓倒也足夠大,所以一樓的那些酒客紛紛涌上二樓,其中大多數人都認識那幾個漢子,此時紛紛拍手喝彩,也不管那幾個漢子是吃虧了還是占了便宜,反正有好戲看,他們有興致高漲的拍手叫好。

其中也有少數外鄉來的,不知道什么情況,不知道那打架的雙方的背景,就不敢隨意拍手隨意高聲喝彩。

觀戰人群中,有一個年輕女子帶著笑意望著那正在廝打在一起的一群人,看她模樣,顯然是外鄉來的人,因為她的衣著就不是這個王朝的風格。

而且她長得讓一開始見到她的人都驚為天人,但無人敢輕易冒犯,因為她身上散發著冰冷危險的氣息,讓人望而生畏。

這便是來自北荒冰神宮的妖小妖,她一邊走江湖,一邊修煉,如今已然邁入八品宗師境界,其無形中散發的氣勢已然有了宗師氣象,這種驚人的武道氣象,境界高的人一眼便能看出,境界低的人卻看不出來,只覺得這女子異常危險。

她如今漸漸適應了中州的江湖風氣,是的,她到中州已然六七年的時光了,已經不再像剛到這兒是那么生怯和茫然,她已經完全恢復她在北荒時的活潑氣氛。這一點從她看待那些不要命一般為了一點小事情就打架的江湖中人的目光中看出,她不再像起初那般皺眉不悅的望著那些打斗場面了,而是帶著笑意,雙目放光般瞧著這個北荒幾乎見不到的江湖場面。

她雖然如今還不完全了解為什么中州江湖之人把江湖臉面看的那么重要,因為在北荒,實力強大的說的算,就像他們冰神宮,號令北荒半數宗門,一旦發號施令,誰敢不停?所以,她幾乎沒有見過什么江湖中人廝殺的場面,更見不到如中州這邊這種景象——境界低一點的人許多時候竟然毫不懼怕那些年紀大一些而且實力高一些的“前輩”!

這讓她的心中對中州江湖燃起了強烈的好奇和想要徹底了解這座被譽為“天下九州江湖圣地”之地的欲望。

她漸漸了解,漸漸發現,這兒的江湖,和北荒的江湖,不一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海南体彩4十1奖金近期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北京11选5开奖直播 今天江苏快三开奖号码 微信股票群 四川金七乐开奖公告 850游戏怎么赢钱技巧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top 据深圳风采周刊 股票融资利息 福彩东方6 1走势新图 香港九龙图库免费资料大全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免费下载 微乐河南麻将手机版 黑龙江11选5开奖 重庆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