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一飲而盡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砰!

擂臺上,一道身影被一道劍氣擊中,那道身影悶哼一身,直接倒飛出去,落在了擂臺下。

在這道身影落在擂臺下的人群中時,擂臺上的另外那道身影也倒下,昏厥過去。

“這……這算裴公子贏……還是……還算劉公子贏?”

“兩人……在裴公子被打飛落地之時劉公子也……也倒下了……”

“難不成兩位公子都……都……”

擂臺下,觀戰眾人先是瞠目結舌,然后議論紛紛,接著就是一片爭論唏噓聲。

西極帝國的那位禮部張侍郎此時率領幾位禮部官員面帶一股穩定全場的氣勢,走到擂臺上,那位張侍郎步伐略微急匆匆走到倒在擂臺上的黑衣劉公子的一旁,緩緩蹲下,一手挽住官服長袖,一手探到劉公子的鼻子前。

“還有氣!”張侍郎呼出一口氣,擂臺人群中昏死過去的藍衣裴公子也被周圍的江湖中人探出還有鼻息,張侍郎再次呼出一口氣,然后對著周圍的幾位禮部官員大聲說道:“你們還在愣什么!快請大夫!”

觀戰中有不少行走江湖的鄉野大夫,此時有幾人站出來,自愿為那兩位公子穩住傷勢。

禮部張侍郎不假思索,便點頭同意。不一會兒,那幾位西京有名的大夫便急匆匆走來,然后就地開始把脈,開始用靈氣內力為那兩位公子療傷。

天下大夫分三種,一種是世俗界的那些大夫,通常一輩子都是為販夫走卒看病;第二種是修煉過療傷功法的江湖修煉界的大夫,這種是專門為江湖中人療傷治病,治一些世俗大夫無法治的內傷,這種最受江湖中人的歡迎,無論走到哪里,這種大夫都能吃得香;第三種則是諸子百家中排名靠前的“醫家”門徒,這些醫家中的子弟,從小就通過層層篩選,被選入醫家,成為醫家子弟,然后開始一心只修煉醫家的醫法,就是專門為修煉界的修士治病療傷的無上仙法。

當年,醫家的始祖,被人稱為“醫仙”,一雙讓尸骨生肉的仙手可謂是驚天動地出神入化。那個時代,正值亂世,有許多上三品的大修士都難免遇到不測,受到重傷,所以那位醫仙在那個時代可謂是門生遍天下,聲譽傳九州。醫家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從天下萬家中殺入了諸子百家,然后又名列諸子百家前茅。這是少數不擅長廝殺的宗門,且能名列中州前幾十的大宗門。

這幾位匆匆趕來的西京有名的大夫,便是出自醫家。那幾位大夫很快便確診無誤的告知禮部張侍郎,說這兩位公子并無大礙,只是受了重傷,修養百日即可。

“師父,這兩個人,真是強撐,打到后來,分明誰也奈何不了誰了,還要繼續打下去。”趙芷水皺著眉頭望著那兩位倒地不起的公子。

楚愁淡然一笑,轉過身去,向廣場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為師當年也和他們一樣,甚至不如他們,為師年輕時,可不是像你這種的絕世天才,那個時候啊……師父遇到敵人,想的不是如何贏,不是如何戰勝對方,而是想著如何活下去,如何能夠強撐著不倒下,或者是即便倒下了,也強撐著不咽下那最后一口氣。”

在場的絕大多數人在看了這個熱鬧后,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的離開。

趙芷水也跟著師父轉身離去,“師父,您曾經遇到過太多磨難,但您最后還是堅持了下來,這是您的成功,說明了那個時代,活到最后的師父才算是贏家。這一點,芷水很是欽佩師父。”

“確實。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有資格可以去笑。”楚愁平靜地說,“可是,有資格去笑,卻并不代表真的可以去笑。”

楚愁帶著趙芷水來到了西京一處當年他喝過茶但如今已經成了酒鋪的一個樓閣,進去入座后叫來了一壺酒,一人獨酌,繼續說道。

“而且啊,在那個時代的江湖,我又算得了什么人生贏家?就因為我修為高活的久嗎?芷水,你知道嗎,師父寧可希望自己沒有這一身修為,沒有什么天下皆知的頭銜稱號,沒有我之前所認為的一切重要、一切有用的東西。”

楚愁飲下一口濁酒,看著趙芷水,輕聲笑著,“你現在長大了,已經能領悟師父的一些想法了,所以師父才對你說這些話,你不要上心。”

趙芷水沒有上心,而是有些傷心。

她望著這個從小就教他功法、教她做人的男人,眼睛中泛起了淚花,她有些哽咽地說道:“師父,芷水不想您離開,芷水能感覺到,有一天您會離開我,我……我不想……”

楚愁搖著頭笑了笑,“芷水,你記住,這世界上沒有不散的筵席,人人對于別人來說,都像是一個過客,能一生陪伴自己的,唯有自己。當然,有許多人,有心有所寄,所以這一生并不覺得孤寂,并不覺得白白來這人間走了一遭。就像師父,你別看為師常借酒澆愁,常說一些讓自己都覺得心傷的話,但是為師啊,其實內心深處,并不孤寂……”

趙芷水泫然欲泣,紅著眼看著楚愁,點了點頭,“芷水知道師父心有所寄,芷水知道……其實芷水也心有所寄。”說到這里,趙芷水挺起身來,一雙如水清澈的大眼睛帶著深情地望著舉起酒杯,正在飲酒的楚愁,然后張開嘴巴,準備說些什么。

這時,酒鋪的木門突然被一道劍氣割爛,然后一位渾身是血的人直接倒飛了進來。

“哼哼!跑不掉了吧?!孽賊,竟然敢刺殺公主,不知道公主是我們陛下最疼愛的手中寶嗎?!”

幾位腰間懸掛金色魚龍袋的佩劍之人持劍進入酒鋪,冷笑望著地上躺著的那個已然進氣多出氣少的刺客。

酒鋪中有不少人認出了這幾位魚龍袋之人是帝國刑部之人,便戰戰兢兢的或離去或靜觀其變不敢亂動,酒鋪掌柜雙腿微微打顫站在柜臺那兒不敢動彈。

那位渾身是血的刺客勉勉強強拄劍蹣跚站起,用盡最后的力氣冷笑說:“你們西極帝國滅我流螢古國,殺我父皇母后,此等不共戴天之仇……咳咳……”他喘了幾口氣,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若非我們反應及時,還真讓你這個賊人得逞了!我們的公主殿下此時只是受了驚嚇,已經回宮了,你的夙愿,怕是要落空了。”

那幾位魚龍袋修士,冷笑幾聲,然后一人一劍,把那位刺客大卸八塊。酒鋪中頓時都是血跡。

楚愁皺眉望著這一場景,沒有阻攔,也沒有出聲,他并不太清楚其中內幕,所以這其中誰對誰錯,他無法評斷,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位刺客被殺。江湖中,只要是走過一段時間性情中人,都會被這種事情所困倦,楚愁年輕時也是這樣,又時候不該出手了他出手,有時候該出手了他又出手不得,還有時候,他也不知道該不該出手,正如此時。不過此時的楚愁,心境已然不同年輕時,不會在不分情況不明事理的時候便出手了,他現在也無太多的心氣去管那些是是非非。一百多年的閱歷,即便沒有讓他麻木,也讓他心境深沉厚重了許多。

他不是圣人,無法做到事事都稱心如意,無法做到事事都能分清善惡對錯,他也知道,這世間,講究的其實不是什么對錯善惡,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良知過得去,自己盡量問心無愧。

不是做人一生問心無愧,這一點誰也做不到,哪怕是圣人。而是做事時問心無愧,遇到一件事了,不論大小,只要這一件事做的問心無愧了,便是最好。

趙芷水面色卻冷了下來,這幾人膽敢在她師父面前這般殺人,影響她師父喝酒的氣氛,著實可惡。

她就要拔劍出手,但見楚愁輕輕搖了搖頭,她只好作罷。

她此時在看著她師父楚愁,已經再無剛剛那個勇氣,在無法說出那句話了,她心中微微懊惱,又微微羞澀,但最后還是壓下了心中的那些念頭,然后繼續給師父的酒碗中添酒。

楚愁舉起酒碗,望著碗中酒水,心中微微嘆息,然后一飲而盡。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手机麻将怎么开挂 沪市和深市 捕鱼欢乐炸公众号 吉林快三遗漏推荐 山西11选5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 四川体彩金七乐app 今天江苏快3开奖结果查询 大发pk10计划最准 cba赛程北京 平特一肖论坛 快3开奖记录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 网易实况足球论坛 网赌有转账记录能退钱吗 弈棋耍大牌欢乐三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