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小師叔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父親和秦天兩人一道走出大殿,聶興一臉震驚。

他已經記不得多久,父親不曾離開大殿。

特別是看到父親臉上的笑容,聶興更是摸不著頭腦,莫不是今天有什么喜事?

“小兄弟,父親沒有難為你吧!”

聶興心里直犯嘀咕,但還是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

“小兄弟?

混賬東西,叫師叔!”

聶興剛一開口,一旁的聶家主頓時炸了毛,一個巴掌狠狠的甩在聶興的后腦勺上。

“啊……”聶興吃痛,驚呼一聲,隨后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父親。

“這是你小師叔,再敢放肆,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聶家主瞪了聶興一眼,兇狠很的說道,這些年,自己一蹶不振,倒是苦了這孩子,而聶興的天賦也是上上之選,只可惜聶家的資源太少,聶興至今還未突破五品煉藥師的門檻。

“小師叔?”

聶興哪知道發生了什么,怎么這小兄弟進去一趟,轉眼間竟成了他的師叔?

“他們小輩之間,倒也不需要這般拘束!”

秦天也是一陣無語,不過還不等他回過神來,丹老便開口說道。

“是,老師!”

聶家主恭恭敬敬的點了點頭,丹老的話對他而言,無異于圣旨。

“老……老師?”

聶興一臉呆滯的看向丹老,父親的表現做不得假,如果沒有猜錯,眼前這個老者便是父親尋找多年的老師,也是曾經丹火殿的殿主,執掌丹域的五尊圣皇之一!原來秦天說的竟然是真的!“晚輩聶興見過師公!”

聶興這下聰明了很多,朝著丹老行了一個大禮,聶興很清楚,父親對這位老師是何等尊崇,若是沒有這位丹老,當年的聶家也不會成為鄴星城第一大家。

“你如此大禮,我若沒有見面禮,豈不是說不過去,這是一顆玄火丹,能助你突破五品煉藥師的瓶頸!”

丹老見聶興如此,手一翻,一顆丹藥很快出現在手中。

七紋圣丹!看著丹藥之上幾道雷紋,聶興臉上瞬間涌上幾分興奮之色,七紋圣丹,對于以前的聶家,倒也算不得太過珍貴的丹藥,但對如今的聶家而言,七紋圣丹已是極為少見。

最重要的是,他被困在五品煉藥師的瓶頸多年,始終無法踏出那一步,如果有這一顆丹藥,甚至可以鋪平他前往高階煉藥師的路。

“謝師公!”

聶興接過那丹藥,就像是做夢一樣,有這等見面禮,就算再讓他行十個大禮,他也愿意。

“丹老,當初我可沒有這等待遇!”

秦天咧了咧嘴,忽然開口。

“你小子,從我這里順走的東西,還少嗎?”

丹老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自己那點底子,這小子就差沒有給自己全部順走了,現在還好意思說這種話。

丹老此話一出,秦天不由干笑一聲,一臉尷尬,他不過偶爾在丹老那里尋了些丹藥罷了,只是加起來的數量不在少數。

“小子,過一陣子便是五殿選拔了,安頓好之后,你便去尋些藥材,要想在五殿選拔脫穎而出,可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氣氛凝固片刻,丹老微微正色,道。

“嗯,我明白!”

秦天的眼底閃過一抹精光,既然他來到中域,那一切就從鄴星城開始吧。

“順便幫我尋些藥材,烈焱草,幽冥仙蘭……”丹老一口氣說出幾種藥材的名字,有些就連秦天都不曾聽說。

不過,聽到這些藥材的名字,一旁聶家主卻是神情激動,就連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您老要這些藥材做什么?”

秦天不由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問道。

“老……老師是要為我煉藥!”

聶家主深吸了口氣,他豈能不知,丹老所說的這些,皆是煉制倉青丹的藥材,而倉青丹乃是修復身體的最好丹藥,莫說斷臂重生,就算是一堆白骨,也能夠生出血肉。

“你這條斷臂,因我而起,我總要給你些補償,所幸,我雖然老了,但還有些本事!”

丹老的目光雖然平靜,但眼底卻是掩飾不住的波濤洶涌。

時隔多年,重回中域,他是要讓那些人知道,自己還沒死!“多謝老師!”

聶家主雙膝跪地,眼中淚光閃爍,失去一臂,他雖不悔,但對于曾經鄴星城的霸主而言,這副殘軀,可是巨大的折磨,他也曾想過尋一顆倉青丹,但談何容易,就算丹域五殿有倉青丹的存在,恐怕也無人敢給,畢竟,他這條手臂,可是如今丹火殿殿主打斷的!聶興同樣有些激動,父親之所以一蹶不振,皆是因為這條斷臂,若斷臂可以恢復,那當年意氣風發的父親便能夠回來了。

“起來吧,這些都是你應得的!”

丹老平復了下情緒,緩緩開口,既然丹隆想要斷了他一切的根基,那他偏偏不讓這位好弟子如愿。

“興兒,先將你小師叔好好安頓下來,然后帶他四處轉轉!”

聶家主的心情好了許多,他已經能夠看到聶家重新崛起,再度屹立于鄴星城之巔,因為老師還在,當年那位在丹域跺跺腳便能震一震的丹域霸主,回來了!“父親放心,我一定好好安頓小兄……小師叔!”

聶興話到一半,突然改口,雖然秦天的年紀看起來比他還要小,但這聲小師叔他叫的心甘情愿,能成為丹老的弟子,秦天的煉藥之術怕是甩了他一大截。

聶興雖然樂意,秦天卻是有些不爽,他可不想這么早變成叔字輩,不過見聶興一臉笑容,秦天也是頗為無奈,隨他去吧。

一路上,聶興噓寒問暖,那樣子,儼然真將自己當成了一個小輩,看的秦天一頭黑線。

沒過多久,秦天便在聶興的帶領下,來到一處住所,這里休整的十分干凈,雖然冷清,卻是別有一番風景,顯然是精心打理過的。

“這里是父親特意為師公準備的,他始終相信,師公早晚有一日會回來,所以每一日都會讓人打理!”

見秦天有些意外,聶興很快解釋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福建36选7开奖走 股票涨跌停是什么意思 福建麻将胡牌规则 今晚3d开奖结果是 新浪今天上证指数是多少 qq麻将手机版叫什么 竞彩推荐篮球*分析 和信投顾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3d开机号与试机号 韩国足球明星 7星彩30期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 女足球裁判 股票涨跌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