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是要排隊上T臺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zmvhd.club】,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按照老夏同志的要求,以及楊言跟夏瑜的意見,雷震天給楊言設計這場婚禮的主題是親情和愛情!也就是說,這場婚禮不會有太多花里胡哨的東西——像有些婚禮上搞的燈光秀、新娘跟伴娘團的舞蹈秀等等都不會有,甚至楊言自己都沒準備要在婚禮上唱歌。

按照雷震天的說法,主持人的串詞都會將婚禮全程的氣氛營造得很溫馨,包管楊言和夏瑜滿意!

當然,正常流程里的那些新郎、新娘之間的相互表白,親人們致辭都是會有的,這也是為什么夏向陽到時候會需要現場講話!

事實上,不只是夏向陽會發表致辭,楊言這邊因為母親陸秀麗年紀太大,不方便,最終還是派出了楊言的兄長何曉文上臺講話——為了準備這個講話,兢兢業業的何老師還提前了一個星期反復地研究和打磨自己的稿子。

但雷震天沒有叫何曉文(何曉文跟著家人留在了新房給楊言做婚房的裝飾),反而是叫了夏向陽,這是楊言感到有些不解的!按理說,相比起身經百戰的老夏同志,更顯青澀的何曉文更加應該過來現場練習一下!

當然,楊言的疑惑主要目的不是為了自己家人打抱不平,他更多的是擔心老丈人,他老人家剛下飛機就要趕過來幫忙彩排,連休息的機會都沒有,這么折騰好嗎?

雷震天卻支吾了起來,最后打著哈哈說道:“當然不只是演講的問題,你想,夏市長作為女方的父親,是要陪夏瑜姐走過紅毯,最后在T臺的交接區把夏瑜姐交到你手上的,他的任務可不少。我想著,既然他都已經來了,不如直接過來宴會廳這邊跟你們會合,走一下流程,這樣明天的效果可能會更好一點。”

雖然看出了老雷這家伙的笑容里好像藏著一點東西,但楊言還是沒有多想,畢竟他說的原因也很有說服力,女方父親在婚禮的整個流程里確實是擔任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楊言只好點了點頭,讓夏瑜打電話給老丈人,請他們過來一趟西雙版納大酒店。

……

落落在這個婚禮上也是有一個小任務的!

“當初雷伯伯跟你吳藝阿姨結婚的時候,就特別想請你給我們當花童,但那個時候你太小了。好可惜啊,你知道你吳藝阿姨有多喜歡你嗎?當然,雷伯伯也特別喜歡你。”落落乖乖地站在已經搭好的T臺前面,她一會兒看一看正在跟主持人在舞臺上交流的爸爸媽媽,一會兒大眼睛眨了眨,收回視線看向托著腮幫子蹲在自己身邊、長吁短嘆著的雷伯伯。

“還是你爸爸比較相信你,最后還是決定讓你來做明天給你爸爸媽媽送戒指的小天使!”雷震天伸手刮了刮落落還有些嬰兒肥的小臉蛋,笑瞇瞇地說道,“雷伯伯可是給你準備了超級可愛的小天使一樣的小裙子哦,你有沒有信心完成這個送戒指的任務呢?”

花童一般來說都是一對小朋友,男童跟女童。不過,如果落落當花童了,就沒有合適的小男孩跟她搭配。像王子浩、王子瀚他們,相比落落來說又太大了,而跟落落身高相仿的嘟嘟(胡思萍的孫子,比落落大兩歲),卻還比不上落落懂事聽話,更不好指揮。

但楊言跟夏瑜都執意想讓落落上,能在自己婚禮上,看到落落——這個他們倆愛情的紐帶,可以說是一件美妙而且幸福的事兒!再說了,落落是家人,是他們的孩子,落落不上,還能有誰呢?

索性,雷震天就把花童的這個環節改掉,換成落落去扮演“丘比特”這樣象征著愛情的小天使,為楊言跟夏瑜送去婚禮的信物戒指,這樣一來,落落的角色就鮮活了起來,也更加能夠迎合她在楊言和夏瑜的愛情中所代表的重要意義!

當然,教會一個三歲小姑娘上臺送戒指,這也是一件有挑戰的任務!

這不,雖然很認真地聽完雷伯伯的話,但落落的關注點還是跑偏了!

“表,嫑亮裙子嗎?”小姑娘驚喜地問道,她忽視掉了雷伯伯后面的問題,大眼睛都亮了起來,還欣喜地踮了踮腳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自己的小裙子了。

“對,有翅膀的裙子,特別有意思。”雷震天笑著將兩只手往身后一背,比劃出半展翅的樣子。

老雷筒子是看不到自己的模樣,如果有一面鏡子在前面,他一定會發現自己這個比劃不但不好看,反而像是一只肥壯的老母雞,而且是在護小雞崽子的狀態。

落落倒是沒有覺得雷伯伯很丑,她聯系上了雷伯伯說得“特別有意思”,也覺得好好玩,忍不住眼睛一彎,揚起小鼻子,跟雷伯伯憨憨地笑了起來:“嘻嘻,嘻嘻!”

“但雷伯伯跟你說,你穿那么好看的裙子,需要這樣哦!”雷震天站起身來,拉著落落的小手,帶她站在了宴會廳中門處,“明天晚上,你要站在這里,不過不用擔心,我們會讓你吳藝阿姨帶著你。”

“粑粑,粑粑麻麻呢?”落落歪了歪小腦袋,想了想后,疑惑地問道。

落落還是很聰明的,沒有漂亮裙子的吸引后,她認真地聽完了雷伯伯的話,還發現了這其中的一個重要的問題。

落落可是要跟粑粑麻麻在一塊的呀!

即便是現在,要不是落落還能站在這兒毫無遮擋地望到爸爸和媽媽在臺上,可能她都要緊張起來了。

“爸爸媽媽啊!爸爸到時候也跟現在一樣站在臺上,然后你媽媽一開始跟你站在這里。不過你媽媽上臺的時候,你還不能上臺,要等你媽媽到了臺上,然后吳藝阿姨告訴你說可以上臺了,你才沿著這條路,噠噠噠噠地走上去。”雷震天大步流星地向前走了幾步,然后才指了一下登上T臺的臺階,笑著跟落落大聲地說道。

落落還站在原地,因為她無意中想到了一個問題。等雷伯伯走回來的時候,她才抬起頭來,天真地問道:“吶,吶素,素要白對嗎?”

“什么?”雷震天“嬰語”不太過關,咋那么一聽都是一頭霧水,“什么要白?”

“就素,就是,要,要白對呀!”落落無辜地眨了眨大眼睛,重復了一遍。

小姑娘斷斷續續的發音終于讓雷震天聽出了一絲端倪,他彎著腰拍了拍大腿,笑道:“排隊?落落你說是排隊嗎?”

“嗯,嗯呢!”落落點了點小腦袋,還伸手指著那個T臺,發出了一聲軟軟的鼻音。

爸爸說,要排隊,這樣才有禮貌……雖然落落還不知道這個道理應該用在哪,但她現在瞅著雷伯伯說的這些,就很熟悉啊!

“好吧,你說的也沒錯,確實是要排隊。”雷震天順著落落的話,正準備繼續跟她講上T臺后的一些注意安全的問題時候,他看到楊言跳下了T臺,小跑著往中門這邊趕來。

“怎么了?”雷震天疑惑地跟楊言問道。

“沒事,就是落落的外公來了,我去接一下。”楊言笑著跟雷震天擺了擺手,快步走向宴會廳外面。

“夏市長來了?”雷震天趕緊站直起身,表情也變得稍微有些緊張。

倒是落落看著爸爸風風火火的背影還有些懵圈:爸爸說誰來了?歪東?怎么不帶上落落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qq飞车 迅雷下载
股利多配资 融金牛配资 快乐十分山西开奖结 新疆35选7走势图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 2019上证指数年线 福州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羽毛球双打规则 尚牛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走势图 国际马拉松跑的赛程 股票配资系统 辽宁快乐12选5开 重庆麻将血战到底打法 小赢理财 快3走势图安徽